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广告QQ: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文化> >临川文化> >临川文脉> >文化研究>
汤显祖佚作《庆张太尊举孙》考

发布时间:2018-02-14 09:58 来源: 抚州日报
  

f6Q002-

近日查阅明清古籍,发现有署名汤显祖的《庆张太尊举孙》文章一篇。经过查阅《汤显祖全集》,认定此文并未收录在内,网络上也查找不到这篇文章,因此疑为汤显祖佚作。

文章截图和抄录如下:

太□合鳳郊十北綸飛金凰至仁符□□天南紱繁石麟(□□時事)佳氣充閭(賈充始生箕父□後當有充閭之慶故名充)歡聲訝露,恭惟台臺,靈□萃□□□□神恩覃天地好生心慈撫祖宗湯沐地跋成南國而誰嗣與歌(《左傳》子產而死,我其嗣之)望愜東籓而多男應祝鈞樂遙聞碧漢香雲缭繞黃堂卟夢熊羆□□龍媒之有種傳芳鸑鷹翱翔燕譽之得人(《詩》以燕以射,則燕則譽)倘溫嶠聞聲知為英物,試誌公摩頂定擬骨神顏開,今日含飴命他年時玉某恭聞鵲報敬效□賡(《詩》螽斯羽,詵詵兮)還覺喜狂,錯寫弄麞之字,願言光顯小集團高容□之門園賁戔戔(《易》賁于丘園,東帛戔戔)聊供製褓溪毛采采用奏荐湯諽肅左方。統祈上鑒。

由于《四六奇赏》这套书有的文字模糊不清一些文字无法抄录,完全看不清的用“□”代替,有的文字也可能录错,有的地方加了标点也许错误。希望有人能够帮助重新勘误。

署名为汤显祖的这篇题为《庆张太尊举孙》文章收录在明代陈仁锡所编的《四六奇赏》卷八第八页。

《四六奇赏》由陈仁锡编著,钟惺和艾南英仝校,项煜作序。全书共7册10卷,正文半叶9行,满行24字。分“卷首”“庆贺”“致谢”“问候”“敦请”“回复”“上陈”“祝寿”“庆昏(婚)”“远迎(迎送)”“节序”11类。共收录了明末名士汤显祖、汤宾尹、钟惺、袁宗道、谭元春、焦竑、黄道周、蔡复一、黄汝亨、曹学佺、李光元等176人366篇文章,其中收录抚州临川才子文章除汤显祖外,还有邱兆麟、陈际泰、罗万藻、艾南英、易应昌、谢廷谅等人。这些文章大多网上搜索不到(有少量能查到的也是近两年被人发现并传到网上的)。现该书存于日本政府图书馆,扫描电子版在网上一般也难以搜索并下载到。

对于汤显祖这篇文章笔者近来进行了如下考证:

一、“张太尊”是谁?

要搞清张太尊是谁,首先要搞清什么人称为“太尊”。据业内朋友介绍,“太尊”就是知县(县令),但笔者从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邱树森著《中国历代职官辞典》82页查找到,“太尊”是清代对知府及直隶州知州的尊称。至于明代“太尊”是指知府还是知县笔者没有找到相关辞典,但从清人吴敬梓先生的《儒林外史》第一回找到了“太尊”的文句“前月初十搬家,太尊、县父母都亲自到门来贺。”这里叙述的是元朝末年,诸暨县乡村里住的王冕的故事。可见元代“太尊”就是指知府。其他资料也有记载,“太尊”原是指“高祖”,后来由于人们叫知县为“太爷”,知府高于知县一大层级,所以人们把知县上面的知府叫成了“太尊”。“太尊”也就这么来的。因此,至于“太尊”是知县还是知府,笔者比较偏重倾向是知府。

搞清了“太尊”是什么,然后再是找 “张太尊”是谁。

经过查找《雍正抚州府志》《光绪抚州府志》《乾隆临川县志》《道光临川县志》《同治临川县志》,在汤显祖成年期间的(汤显祖出生于公元1550元,去世于公元1616年)十七任抚州知府的记载翻了个遍,先后任抚州知府的有:

冯符,吴县人,嘉庆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由工部郎中任;

杨世华,余姚人,隆庆二年(公元1568年)由南京刑部郎中任;

胡凤来,云南人,隆庆五年(公元1571年)由户部郎中任;

王燮,山阴人,万历二年(公元1574年)任;

古之贤,梁山人,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由户部郎中任;

居守,海宁人,万历九年(公元1581年)任;

王之麟,常熟人,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任;

倪冻,上虞人,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由南京兵部郎中任。任六月,以卓异调淮安;

刘世节,华容人,万历十八年(公元1590年)由刑部郎中陛任;

张试,萧山人,由进士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梁廷卿,金华人,由进士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王梁,诸城人,由举人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翁汝进,仁和人,由进士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苏宇庶,晋江人,由进士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蔡侃,晋江人,由进士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陆大受,武进人,由进士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张秉文,桐城人,由进士任。未注明任职时间;

17人(任)中只有两名“张”姓知府,一是张试,二是张秉文。五个府县志均未记载两人的任职时间。其他史料记载张试的内容极少,而关于张秉文的记载就很多了。

张秉文(公元1585年-1638年),字含之,号钟阳。安徽桐城人,清代大臣张英的大伯父。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正月初二,时任山东左布政使的张秉文,为保卫济南,抵抗清兵而以身殉国。妻妾赴大明湖殉国殉夫,家中侍婢十多人也同投湖自尽。

张秉文为万历三十八年(公元1610年)进士,授浙江归安知县,不久调徽州教授,后迁户部郎中,出守抚州,累官湖广荆襄道,福建建宁兵巡道,广东按察使,广东右布政使,山东左布政使。

根据张秉文的有关史料分析,他公元1610年中进士,授浙江归安县知县,但是从《光绪归安县志》上却未找到其任职的记载,也可能只是知县的头衔,而未实际到职。然后调任徽州教授,从《康熙徽州府志》上查找到了其任职的记载,但是也没有具体的时间。再后任户部郎中,然后再调任抚州知府。且不说是不是实际到任归安知县,就是任徽州教授再回到北京任户部郎中,这样折腾也得三五年,到抚州任知府也应该在公元1616年或者以后。而汤显祖是公元1616年去世的,因此,他们两人在抚州交集的概率微乎其微。再有,张秉文生于公元1585年,到公元1616年也才32虚岁,不可能有孙子。更别说汤显祖论年龄论资历都是张秉文的长辈。汤比张秉文年长35岁,汤中进士时,张秉文尚未出生;张秉文中进士时间比汤晚27年。就是汤、张在抚州有交集,张也的确有孙子出生,汤作为一名名满天下的长辈也不可能会向一个晚辈奉上一篇这样的文章。

综上,汤显祖《庆张太尊举孙》的文章中的“张太尊”就完全可以排除出张秉文了。

排除张秉文后,那么就只剩下张试了。

据现有的资料,张试的出生年月不详,只查找到了他是萧山人,戊辰(隆庆二年,公元1568年)进士。至于他在抚州的记载,除了府县志《职官志》记载,再有就是其他史料上有关张试与文昌桥的记载:

一是汤显祖的诗《桥断台欹有怀居张二守》,这首诗就是为怀念居守和张试两位知府而作。居守万历九年任抚州知府,任期是四年多,修复了倾斜的抚州名胜拟岘台。张试则力修毁坏的文昌桥。诗中“居公时有岘山情,张老题桥恨不成”,就是记载这段历史的。

二是有关文昌桥的兴毁记载。文昌桥最早应该是南宋乾道初元(公元1165)由知州陈森修建了浮桥。嘉泰年间(1201-1204),才建成真正的石桥。后几毁几修,到明嘉靖时,知府陆堂与临川县令林恕(大约公元1530-1533年)再修,可60年后又被大水冲毁,结果发现桥墩石里有土。当时的知府张试于是招募民工毁掉原来的桥墩,重建更大的桥墩,但是仅修建了四个桥墩就离任了。

结合府县志记载和文昌桥修建的记载分析得出,张试任抚州知府的时间大约是公元1600年前后。此时距张试中进士的时间大约是30年,张试这时的年龄大约是55-60岁之间,这个年龄有孙子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再从汤显祖与张试的年龄和出身比较,张出生大约比汤要早十年以上,中进士时间比汤早15年,虽然不能说张是汤的长辈,但也的确是尊长。在张试任抚州知府期间,汤很可能是从遂昌知县任上辞职回抚州了(汤显祖万历二十六年即公元1598听说朝廷将派税使来遂昌扰民,他不堪忍受,给吏部递了辞呈;他也不等批准,就扬长而去,回到家乡),因此,推算汤、张两人这个时间在抚州有交集。

二、“举孙”是什么意思

个人理解,“举孙”就是孙子出生。《庆张太尊举孙》就是庆贺张试生了个宝贝孙子。汤显祖这篇贺文虽然由于部分文字不清楚,再加之多处用典,很难理解。所以无法对全文意思进行准确把握,但从文中的一些词句还是能够懂得大意。比如首句的“石麟”,就是生了一个聪明文采男孩的意思;“佳气充闾”一词,苏东坡《贺陈述古弟章生子》就有“郁葱佳气夜充闾,始见徐卿第二雏”的诗句,标题明确就是生儿子;“温峤闻声知为英物”,见 《晋书·桓温传》:“桓温生未朞而太原温峤见之曰:‘此儿有奇骨,可试使啼。’及闻其声,曰:‘真英物也!’”仍然是说生儿子;“含饴”意思是就是含饴弄孙。等等。

关于“举孙”,史上也有一些名人诗文中可以看到。南宋王灼有诗《次韵韶美义夫两家举孙》;陆游《寄子虡》有“汝少知读易,外物莫能摇,但愿早举孙,不必七叶貂;归来郎罢前,相从乐箪瓢”的词句;明王世贞有《宗人汝康都运端阳举孙乞诗为赠》。正好王世贞的这首诗中还提到“石麟”:“淮水汤汤无尽期,琅玕又见吐孙枝。石麒麟送在兹夕,蜡凤凰成应几时。眼中不置阿堵物,膝下所以宁馨儿。蒲觞角黍最初会,它日三千客是谁”。

三、《庆张太尊举孙》一文是否为汤显祖之作

第一,从以上一、二条叙述中,笔者认为从时间上说,两者有交集;从身份上说,作为回乡的名人汤为既是尊长又是府侯的张试生孙子撰写一篇贺文这也是很正当的,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第二,从汤显祖撰写的《桥断台欹有怀居张二守》诗句中也可看出,汤对张是相当敬重的。而且反过来也说明张试得到了当时抚州民众特别是名士良好口碑。在这种心境下,汤撰写这篇贺文是完全有可能的。

第三,《四六奇赏》编著是陈仁锡(1581-1636),同校是钟惺(1574-1624)和艾南英(1583-1646)。编入文章的邱兆麟(1572-1629)、陈际泰(1567-1641)、罗万藻(1582-1647)、谢廷谅(1551-?),这些人年龄都差不多。钟惺去世时,这些人都还健在。陈仁锡去世时,至少陈际泰、罗万藻还健在。也就是说《四六奇赏》编著时,文集中的这些作者,除汤显祖外不一定在世外,临川其他人都健在。因此,不大可能在这些人都健在的时候会编入一篇伪托汤显祖名字的文章。由此反证《庆张太尊举孙》是汤显祖真作可能性非常大。

另外,笔者最近还有其他古籍中找到疑拟汤显祖佚作的诗文十多篇。现正在作考证。有结果后将陆续发出。

郭海波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