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广告QQ:2403713761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文化> >临川文化> >临川文脉> >文化研究>
从汤显祖与正觉寺交往看儒禅相融
万斌生

发布时间:2017-07-11 10:07 来源: 抚州日报
  

汤显祖涉及故乡诗作中,记叙与寺院交往甚多

明代伟大戏剧家汤显祖,同时还是一位杰出的诗人。至今为止,包括陆续发现的佚诗,汤氏存世诗作多达2358首(据《汤显祖诗文集》,徐朔方笺校),从中可以透视汤显祖的从故乡临川走向天下、又回到故乡的生平履迹,可以探究汤显祖从报国入仕受挫到专注戏剧艺术创作的心路历程。

汤显祖的诗歌中,有许多描写故乡的篇章,临川的山水名胜、风物人情,莫不收纳笔下。略为检索,其中记叙与故乡寺院交往的诗作不少,仅在诗题中点明正觉寺(正觉院)就有八首,即《孟冬闲步后池园田,偶至正觉院》《与陈汝英送帅郎中,夜饮宿正觉院》《正觉院箨龙轩饮帅大仪得七字》《正觉寺示弟儒祖》《东莞钟宗望帅家二从正觉寺晚眺》(三首)《正觉寺逢竺僧,自云西来访罗夫子不及》;此外还有涉及临川南禅寺、广寿寺、宝应寺,金溪疏山寺(白云禅院)、石门寺等诗作多首。

汤显祖与佛寺交往密切,乃是时代风气使然。就汤显祖所处明代来说,明太祖朱元璋少年时即在皇觉寺出家为僧,晚年还在朝廷设立僧录司,礼请僧人主持全国佛教事务;明万历首辅(宰相)张居正为一代政治改革家,“少时留心禅学,见《华严经》,不惜头目脑髓以为世界众生,乃是大菩萨行。”皇帝、宰相争相礼佛,士人亲近寺院,儒禅兼修,汤显祖写下诸多与禅院有关的诗文,就很好理解了。

当然,研究汤显祖诗歌,是一个系统工程,非举众人之力不可。汤显祖诗歌风格古奥,用典甚多,不仅古文功底较浅的普通读者难于透彻理解,就是一般学者释注解读,也难避免讹误。 

“偶至”源于心动,汤显祖青少年时与佛禅结缘

汤氏早慧。《孟冬闲步后池园田,偶至正觉院》收录于他最早的诗歌结集《红泉逸草》,写作年龄应在14岁后、21岁之前。这是一首五言排律,篇幅较长,诗的后半段,集中写了正觉院:

白林在空蔼,光云时叆暣。通关一正见,开轩四无畏。

花幡妙女持,暗烛灯王乞。欲借蘧庐住,复恐香厨费。

西眺但城邑,至人绝髣髴。

此段诗句意为:建筑在汝水河边、犀牛山上的正觉禅院,远看时云蒸霞蔚、金碧辉煌;进入寺院,凭轩四顾,视野开阔;寺中香客云集,花幡明烛,佛相庄严;本想寺中借宿,又怕打扰僧众,增加寺院费用;站立寺前往西眺望,临川城郭就在眼前;看世间众生芸芸,忙忙碌碌,像寺中高僧那样超脱绝俗的人真难看到啊。

说是“偶至”,其实是必然。为何说是必然呢?其一,汤显祖家居临川桥东文昌里,与正觉寺相距很近,不到两华里,随时都有路过可能。其二,正觉寺乃江西名刹,始建于唐代,相传由禅宗洪州宗(临济、沩仰等宗派前身)宗师马祖道一创寺,初名妙觉寺,后改正觉寺,又称正觉禅院、正觉院。宋、明两代香火极盛。其三,临川文昌汤氏乃当地名门,崇尚耕读为本、诗礼传家。汤显祖祖父汤懋昭曾考取贡生,并受诏出任过安徽清远县丞;父亲汤尚贤是当地著名经学家和藏书家。但其祖母魏夫人一生崇信佛道,对她一手带大的少年汤显祖有很大影响。汤显祖在《伯父秋园晚宴有述四十韵》长诗中,曾写到汤家昔日景象“卧游仙袅袅,行乐醉乌乌。旧试朋簪合,新瞻佛座敷。”

凌云笔,借禅堂,正觉寺成为儒生的书房和论坛

青少年时代的汤显祖虽有出世之念,但这并非他的思想主流,他自许“某颇有区区之略,可以变化天下”,豪言“神州虽大局,数着亦可毕”,对治理国家信心满满。

汤显祖少有文名,21岁中举人后更是名声大噪。汤显祖青少年时代就结交了许多朋友,如帅机、姜鸿绪、饶仑、周宗镐、谢廷谅、曾粤祥、吴拾芝、陈汝敬、沈懋学、梅鼎祚等,大都是当地名士,一方豪杰。汤显祖与文友常在正觉寺相会,借用禅房读书,辩难切磋,交流心得,或饮酒赋诗,畅谈国事。帅机比汤显祖大13岁。但临川乡里却将汤、帅相提并论,始称两人是“帅博汤聪两神童”,又将他们和邱兆麟、祝徽同列为“四大才子”。两人惺惺相惜,成忘年交。万历五年(1587),年过四十的南礼部精膳司郎中帅机回临川,与汤显祖等友人盘桓多日。汤显祖时年28岁,已经历了三次会试落榜的打击,与仕途坎坷的帅机心意相通,一连写了《与陈汝英送帅郎中,夜饮宿正觉院》《正觉院箨龙轩饮帅大仪得七字》《送帅机 三首诗记叙这次相会,前两首诗题中分别标明了“宿正觉院”和“正觉院箨龙轩饮”。

《正觉院箨龙轩饮帅大仪得七字》,是一首五言古风。与前首《夜饮宿正觉院》儒家语调不同,这首诗充满佛家色彩。诗的开头,点明时届冬令,再不闻寒蛩泣秋之声;接着写箨龙轩,紫檀木的橱柜,装满《波罗密多心经》等典籍;轩室墙上绘有佛家壁画,使人常闻七宝莲池的幽香,似见西天圣洁的雪山;箨龙轩虽显老旧,客人却是竹林七贤一般的人物;看眼前的帅机先生,既有唐代高僧辩机和尚的宽仁醇厚,又有战国名士惠施的多才善辩;辩久了,谈累了,香积厨中有素斋,还有寺中田园自产的水果,谁会跟美食有仇呢?“何肉等荒淫,周妻谢灵匹。”何指梁代的何胤,周指南齐的周颙;何胤爱吃肉,周颙有妻子,二人学佛修行,各有所累。要想修行有所进境,就必须减少食、色之欲。诗的最后六句,作者直抒胸臆,表达对久困场屋、壮志难伸的愤懑。

七律《正觉寺示弟儒祖》,则是一首劝学诗。汤显祖有弟儒祖、奉祖(凤祖)、会祖、良祖、寅祖五人。此诗是说:你哥哥我本来就很平庸、没有超人才华,为了生计终日亲自在东郊田园躬耕务农。我们兄弟遵循道统友好相处,但这不够,应该学习佛祖苦修的精神,栖身书房潜心读书。早晨窗前照镜,眼睹白发难掩愁容;晚上烛光之下,连家中的仆人也规劝我们好好读书。万卷经籍,再苦读也难一一读完;必须去芜存真,努力探求真理。汤显祖在正觉寺赠弟劝学诗,是抚州寺院成为当地儒生书房的又一佐证。同样可作佐证的还有《南禅寺寻饶仑不见》,说明除正觉寺外,抚州城东的南禅寺,也是儒生聚会所在。

忆禅友,见番僧,正觉寺兼为儒禅课堂和外交窗口

《东莞钟宗望帅家二从正觉寺晚眺》,这组诗题目很长,类似小序,全称为《东莞钟宗望帅家二从正觉寺晚眺,读达师龛岩童子铭三绝,各用韵掩泪和之,不能成声》。诗曰:

天花拂水向城隅,八岁西儿爪发殊。

解道往生成佛子,偶然为父泣遗珠。

达公金骨也尘沙,万古彭殇此一家。

恰是钟情浑忘却,十年红泪映袈裟。

无情师印有情文,水点军持滴路坟。

止是金环何用觅,月明吹笛迳山云。

题中钟宗望,广东东莞人,汤显祖友人,曾因慕汤显祖文名,举家迁居抚州居住三年之久;帅家二从,即汤显祖挚友帅机的儿子帅从升和帅从龙,两子俱有文才,汤显祖誉为“帅氏二从”。达师,即达观,明代高僧,汤显祖挚友。万历二十六年(1598)十二月,达观应临川知县吴用先的邀请,从庐山归宗寺来到临川,汤显祖热情接待,不仅同游抚州正觉寺(本诗可证),还一道乘船溯抚河而上,拜谒金溪石门寺、疏山寺,再到南城从姑山,凭吊汤显祖的老师、理学家罗汝芳先生。这次漫游,达观再劝汤显祖“情消”出家,汤显祖却宁愿留在尘世“为情作使”;理念虽不同,友情却弥深。

《从正觉寺晚眺》写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是三首缅怀和悼亡的七言绝句,悼念的是达观和西儿。西儿是汤显祖的第四个儿子,虚龄8岁夭殇。当时正值汤显祖弃官家居、由城东文昌里移居城内沙井新居即玉茗堂,当年初春已先有六子吕儿之殇,至秋又殇西儿,使汤显祖十分悲痛。五年后,达观因反对朝廷征发矿税和卷入议论宫廷内务的“妖书案”被捕并死于京城狱中。汤显祖写《从正觉寺晚眺》时,西儿已殇十年,达观遇害也已经五年了。

《正觉寺逢竺僧,自云西来访罗夫子不及》,也是一首七绝,诗云:

万里伊州入汉关,罗公不见履空还。

今宵下马迎风塔,可似西南正觉山。

诗虽短,传达的信息却很丰富。第一,说明当时的正觉寺已有涉外交往。竺僧,即天竺来的僧人。唐代以后,天竺专指印度。第二,说明儒教与佛禅的交融不仅在国内普及,且远及海外。罗夫子,即罗汝芳。罗汝芳(1515—1588),字惟德,号近溪,江西南城人,明中后期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泰州学派的代表人物,提倡用“赤子良心”“不学不虑”去“体仁”,被誉为启蒙思想家的先驱。因曾为汤显祖的老师,故汤氏尊称“罗夫子”。天竺僧人远道来访罗汝芳,说明罗汝芳的启蒙思想已远传到西域和南亚了。绝句意为:天竺高僧从万里之遥的塞外伊州进入中华内地访问罗汝芳先生,却因他仙逝而无缘拜识,遗憾踏破鞋底只好返程;今夜在正觉寺迎风塔前下马寄宿,不知在天竺高僧眼中,正觉寺塔与西天灵山金刚宝塔是否有相似的地方?

汤显祖在《临川县古永安寺复寺田记》中说:“临川古为名郡,五峰三市在焉。三市者,市也;五峰之间,闻有观九、寺十三。”文中,明确点出临川城区寺院曾多至十三座。在《汤显祖诗文集》中,先后提到的有正觉寺(院)、南禅寺、文昌桥观音阁、广寿寺、宝应寺(故址)、古永安寺等,提到次数最多的是正觉寺。这也说明在当时临川境内,最为隆盛的是正觉寺,与儒家交往最多、相亲相融得最好的更是正觉寺。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