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广告QQ:2403713761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文化> >临川文化> >临川文脉> >文化研究>
汤显祖的深圳渊源

发布时间:2017-05-26 09:40 来源: 临川晚报
  

2016年是学术和文化界的汤显祖年,四百年前,他和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同年去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组织了纪念活动,英国著名的Bloomsbury出版社出版了《1616: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中国》国内各有关地区也纷纷举行纪念活动。在文化部举行的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称颂汤显祖是我国文艺史上的一座丰碑,和莎士比亚一起被誉为同时代东西方两大文学巨匠,他创作的《牡丹亭》等作品具有永恒的艺术价值。文化部还与英国文化、传媒和体育部联合主办了“跨越时空的对话——中英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研讨会”,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和英国文化、传媒和体育大臣布拉德利出席。

在广东省文史馆和徐闻联合举办的“汤显祖学术广东高端论坛”上,中国古代戏曲学会会长、上海戏剧学院叶长海教授特别提出,这次会议的成果,填补了汤显祖研究最薄弱也是最重要的环节——汤显祖与岭南的关系问题。由此可见汤显祖与岭南关系的深远和重要。广州也举办贯穿全年的“汤显祖·莎士比亚广州戏剧文化年”系列活动。广州大剧院上演了由上海昆剧团带来的《临川四梦》,包括《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和《南柯记》四个剧目,给广州观众一次了解汤显祖这部名剧全貌的难得机会。与此同时,广州本土剧团也排演汤显祖、莎士比亚戏剧作品,如广州话剧艺术中心自己创排的词剧《邯郸记》。广州大学生戏剧节也以“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为主题向大师致敬。其实,汤显祖与深圳也有着直接或间接的渊源,却鲜为人知,值得发掘。

一代“男神”汤显祖

汤显祖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出生于临川县一个富裕的四世书香之家——家中藏书达四万卷之多。良好的文化氛围将他培养成少年天才:“童子诸生中,俊气万人一。弱冠精华开,上路风云出。”11岁时就写了长篇古风《乱后》,21岁中举,25岁刊刻第一部诗文集《红泉逸草》,27岁结集了诗文集《雍藻》;一生创作诗歌2200余首。他不仅是著名诗人,还是一名思想家和史学家(他是阳明心学左派传人罗汝芳的入室弟子),著名学者徐朔方先生说如果不是对他的戏剧创作有看法,黄宗羲一定会将他收入《明儒学案》的。他私纂的宋史,史学大家全祖望就给予了高度评价,可惜不慎遗佚。

因为廉直,仕途受阻,汤显祖便强行辞官回归故里。由于明末商品经济繁荣,成为历史上文人最易谋生的时代,养活了大量的文学山人,也成为明末文学繁荣的重要因素。可是,汤显祖不愿随从流俗。穷愁之中,戏曲理论特别是戏曲创作,成了汤显祖最重要的安身立命之具——“临川四梦”中的“三梦”。其最著名的《牡丹亭》,均创作于弃宦之后;《宜黄县戏神清源师庙记》首次从理论上为戏曲张目,把戏曲的作用抬高到跟五经之一《乐记》几乎同等的地位,是第一篇重要的戏曲理论文献,同时也是中国戏曲表演导演艺术的奠基之作。

因此,诚如“公安三袁”老大、万历十年状元袁宗道所说,汤显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神”:“以弟观足下,如《世说(新语)》所列文学、豪爽、言语盖总具之。”

三生有幸岭南行

怀大才而处卑下则易狂悖。汤显祖最为“狂悖”之举是,在万历十九年(1590年),上奏《论辅臣科臣疏》,激烈抨击朝政,触怒当道甚至皇帝,被贬广东徐闻添注典史。因“添注”是“编外”,并不用管具体事,所以他在徐闻的主要事情是开办贵生书院讲学授徒,大约一年以后,1592年春初即奉调浙江遂昌县令。

汤显祖在41岁那年被贬徐闻,也可谓“走广”了一回。由于“走广”关系到汤显祖后来的岭南之行尤其是澳门之行,也影响到其交游,如后来我们考述到的他与粤商钟宗望的交往等,所以,走广与广货,既是江西与岭南的一种地理上的夙缘,也是汤显祖与岭南的一种夙缘。

汤显祖离开广州后,经南海神庙,取道东莞,探抚祁衍曾遗孤后,“速令尹崔子玉于南海,迟文学翟从先于东莞”,同往罗浮。罗浮既为梦寐神往之地,怎禁得不诗兴大发,不舍昼夜,共作诗17首和2200字的长赋1篇,诚可谓多矣。

在澳门,他是第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赋诗纪行的作家,《香嶴逢贾胡》等表现了一种全新的商品经济形态:“不住田园不树桑,珴珂衣锦下云樯。明珠海上传星气,白玉河边看月光。”——中国往往是农商不分的,商人发了财,也必会买田置地。

在徐闻,汤显祖“自筹经费”办起来了当地第一家书院,开坛讲学,并撰有《贵生书院说》及其姊妹篇《明复说》,后来所撰的《秀才说》也与此密切相关;一生正面阐述自己的哲学和教育思想,唯此三篇,其对贵生书院的创办及讲学活动的看重可见一斑;其临别徐闻,作《留别贵生书院》:“天地孰为贵,乾坤只此生。海波终日鼓,谁悉贵生情。”贵生书院也成为影响徐闻文化最为深远的标志,所以田汉先生1961年来访时,便有诗曰:“贵生书院遗碑在,百代徐闻感义仍。”

若士南归写丽娘

早在1963年初,时任中国剧协主席的田汉即在诗中先后写道:“徐闻谪后愁无限,庾岭归来笔有神”;“柳垂横浦岭梅香,若士南归写丽娘”。庾岭即大庾岭,广东与江西的交界之地;横浦即浈水,从广东回江西的必经之途。两句诗的意思是说汤显祖从岭南回去之后,写起《牡丹亭》来,有如神助,而在笔者看来,最具神采之处,不在于杜丽娘,而在于柳梦梅这一典型广州籍的岭南才子形象的塑造。

首先从人物原型来讲,汤显祖有许多岭南故交,单是与他同年中进士的就有6人。在这种交往中,汤显祖深深感受到,远离朝廷的岭南士子,在“清时选法似图龙”的现实之下,无论科举还是做官都很吃亏,以致“瘴岭人材多伏骥”,虽然深怀同情,也是十分无奈,唯愿其“握中悬璧自生光”。通过与他们的交往,或多或少影响到《牡丹亭》人物的塑造,但最具原型特征的,非他中进士出仕之前相交的挚友——东莞人祁衍曾莫属。可惜祁衍曾在汤显祖南贬前一年因病去逝。汤显祖为此悲伤不已,屡屡形于辞章,曾专门去东莞探望并抚慰其遗孤;北归途中,在肇庆看见一把像祁衍曾用过的刀子,也大发悲音,作《粤装偶见祁羡仲刀子》诗以寄慨。因此,以祁衍曾作为原型之一,是合情合理合逻辑的。

其次从戏剧发生的情境也凸显了岭南特征。《牡丹亭》改编自话本小说《杜丽娘慕色还魂》,话本中的柳梦梅是后任成都籍知府的衙内,而在剧中,“柳梦梅”三个字,都有了岭南的特征:“柳”,虽然托名柳宗元的后裔,但是数代之后,甫登场一句“寒儒偏喜住炎方”,早已经是地道的广州人了;“梦”则《惊梦》一曲,杜丽娘上场即说:“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她跟柳梦梅的故事还没有发生,就望断南安府邸南面的古梅关(属广东南雄),定调岭南了!“梅”也特指化了:汤显祖一生好梅花,但大部分咏梅诗,都写于岭南,尤其是罗浮山。”“梦梅”故事,令人低徊不已,遂有《再用前韵》,继有《花落复次韵》,最后由物及人,由人及己,填《西江月》一阙,怀念已逝的爱妾朝云,堪称生死“梦”与“梅”。

第三,是戏剧人物的岭南标签。柳梦梅一出场,就是“寒儒偏喜住炎方”,以及“我也是广州学里数一数二的人物”,委婉表达了对自己岭南身份的认定和对故乡广州的热爱。杜丽娘在《惊梦》中“望断梅关”之后,《寻梦》也是寻向罗浮边,见梅子磊磊可爱,梅树依依可人,“我杜丽娘若死后,得葬于此,幸矣。”岭南、罗浮与梅花,就是杜丽娘梦中人柳梦梅的标签。《骇变》一出,陈最良发现杜丽娘坟被挖,第一反应是:“知道了,柳梦梅岭南人,惯了劫坟。”至《耽试》一出,对策罢,面对表彰,柳梦梅自豪地说:“小生岭南之士。”《索元》一出,先借一老旦之口,给柳梦梅贴定岭南标签:“天下人古怪,不像岭南人。”在终出《圆驾》,杜宝说不过柳梦梅,便对其进行带地域歧视的人身攻击:“正理,正理!花你那蛮儿一点红嘴哩!”立即遭到柳梦梅的反击:“老平章,你骂俺岭南人吃槟榔,其实柳梦梅唇红齿白。”槟榔,在那个时代,是最富特色的岭南标签之一。可以说,越来后来,柳梦梅越淡化托名柳宗元之后这一自占身份,越以自己作为岭南人而自豪;这也可以视为汤显祖对岭南那份美好的情感和祝愿。

综上,柳梦梅是地道的岭南才子是毋庸置疑的,而且纵观中国小说史及戏剧史,柳梦梅不仅是第一个正面光辉的岭南人物形象,也堪称整个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有鲜明而强烈的地域色彩的典型人物形象。
深圳与有荣焉

汤显祖在游罗浮时,先到东莞拜祭堂叔(伯),探抚挚友祁衍曾遗孤,并因请写了一篇《东莞县晋黄孝子特祠碑》。

这篇碑记所大力表彰的黄舒,正是深圳宝安人;汤显祖还将他的地位和影响置于东莞何真之上。要知道,何真可是元末割据岭南的地方诸侯,因为归附朱元璋受封东莞伯,后来黄佐、屈大均均认为其对于岭南的贡献,远在汉初南越王赵佗之上。

所以,汤显祖这篇碑记,与其说是留给东莞的重要的文化遗产,毋宁说是对深圳的重要文化馈赠,特别是对于深圳这样一个年轻的移民城市,更应珍之宝之。
  汤显祖的岭南之行,对岭南风物恋恋不已,屡屡见于笔端,满见爱意。最爱的当数槟榔。他的《海上杂咏》写到了槟榔的珍贵:“岭俗槟榔重,盈门过礼时。银刀飞宝匣,金蒂压花枝。”还有一首长诗《槟榔园》,堪称古今诗人咏槟榔的最佳诗篇。多年以后,回到故乡,忆及槟榔,简直比得上苏东坡的荔枝:“自然琼树不妨琼,能使炎风海外清。但得槟榔一千口,与君相对卧红笙。”诗兴靠酒助,次爱非酒莫属。

汤显祖到广州一安定下来,就开始喝酒——“杯怜椰子细,酒得寄生清”。这寄生酒在明代可是闻名遐迩。汤显祖喝酒用的杯子是一种叫鹦鹉螺的壳做成的。这种鹦鹉杯,是好酒者梦寐以求的珍器。

然而,汤显祖印象最深也最珍贵的,则非香莫属。他离开徐闻时,县令熊敏赠以名贵的鸡舌香,他没敢接受,只是用内地名贵而当地便宜的鹦鹉杯,饮了一杯沉香花酒。虽然没有带走鸡舌香,但还是收集带回去一些苏合香:“岭外时留苏合香,炉头汤沸小儿郎。不知颅囟经中说,黄帝曾无立小方。”

其实,早在唐代,广州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香料市场之一。海上丝绸之路在海外常被称香料之路,因为中国进口产品,主要就是香料。岭南也是重要的产香地,莞香即其最重要代表,消费市场主要在江南:“当莞香盛时,岁售逾万金,苏松一带,每岁中秋夕,以黄熟彻旦焚烧,号为薰月。莞香之积阊门去,一夕而尽。”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襄在《影梅庵忆语》中回忆他与秦淮八艳之一的董小宛燃品莞香的感觉是“如在蕊珠众香深处”。
 

正是这莞香,引出了汤显祖与深圳的另一番间接的渊源。著名作家叶灵凤在《香港风物记》开篇《香港的香》中说,香港的得名,源于莞香的集运;莞南包括新安(宝安,香港即隶属新安)地区所产的香,先集中到石排湾附近的小港,再用艚船(大眼鸡船)运到广州,然后北运江南等主要消费地区,香港因此得名。香港之得名,深圳与有力焉;如今深港共荣,也可谓渊源有自。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