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文化> >临川文化> >临川文脉> >历史名人> >名人作品>
丘兆麟《学余园初集》和“学余园”考

发布时间:2020-02-19 11:14 来源: 抚州日报
  

aaaaaaaaaa

丘兆麟(1572—1629),字毛伯,号太丘,临川腾桥人。明万历三十八年韩敬榜进士,初授行人,泰昌元年考选为“天下第一”,得云南道御史。天启元年转任河南巡按,天启四年督饷川、湖、贵。因得罪权璫,天启五年量移太仆寺卿,不久辞官归里。崇祯元年正月以兵部侍郎和都察院右佥都御史衔出任河南巡抚。是明代后期著名文学家,与汤显祖、祝徽、帅机被誉为“明代临川前四大才子”。汤显祖称其为“世之异人也”。

丘兆麟有大量的诗文传世,其中文集有《学余园初集》和《二集》等。然而《学余园集》是什么书,为什么叫“学余园”,知道的人并不多。为找到这套书,笔者在浩瀚的古籍文海中苦苦搜寻多年,最近终于在国家图书馆找到了已经开放的《学余园初集》(明万历间秀水洪梦锡等校刻本)的影印版,《学余园二集》也已经找到下落在日本内阁文库,但至今未看到文集内容。

《学余园初集》影印版其实就是真本经过数字化扫描处理而形成的电子书,从阅读需要来讲,有它就足够了。通过浏览,对这本书的情况有了基本的了解。《学余园初集》全书共95个页面,半页9行19字,白口,四周双边,单黑鱼尾。由于是电子书,所以版本的宽度和高度不详。分为五卷,其中卷一是《纪赋》,包括《学余园赋》等4个赋和《学余园纪事》;卷二是诗71首;卷三是叙(序)文8篇;卷四是杂说5篇;卷五是《史遗》,包括制艺25篇。卷首有汤显祖所作《学余园初集序》。汤显祖的这篇序文在已经掌握的汤显祖所有版本的文集中均有收,其中在徐朔方先生笺校的《汤显祖全集》卷三十一中有录,在民国廿四年大道书局出版《汤若士全集》卷四也有录。

那么《学余园初集》成于何时呢?汤显祖《学余园初集序》并没有像其他文集一样在序言后刻印撰写时间,但徐朔方先生在汤显祖的《学余园初集序》后《笺》中则考证出“丘君于万历三十八年举进士,此序作于三十九年(1611)辛亥。”同时汤序中提丘兆麟“有慈氏之丧,归而除一园以居也,殆半期耳。而总其长赋,已成四五,诗凡百篇。”由此看出,《学余园初集》是丘兆麟丁母忧期间整理平时撰写的诗文形成了一个文集。至于丘母的去世时间,丘兆麟本人的《为母陈情疏》有“不期于闰三月廿六日,忽接家报,母已云亡……”汤显祖的《丘节母墓表》记载丘母“闻喜二十六日而终,年止六十一。”意思是丘母听闻儿子考中进士的喜讯后于二十六日去世,终年六十一岁。不管汤显祖说的二十六日是不是丘兆麟说的闰二十六日,反正丘母去世时间是在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春丘兆麟中进士后不久。按照明制,从成化八年以后,殿试的时间是三月十五日,次日读卷,又次日发榜。三月二十六就是发榜后的第9日,而如果是闰三月廿六日,则是发榜后的第38天。按明代父母去世守制二十七个月算,丘兆麟当于万历三十八年至四十年在家守制。由此推算,《学余园初集》最初成书时间应该在汤序作后不久,即万历四十年前后。

搞清楚《学余园初集》成书时间后,下步就要弄清这个诗文集为什么命名为《学余园初集》。“初集”比较好理解,因为后面还有“二集”,有的文集也叫“续集”,更有的文集还有“三集”“四集”。关键是为什么叫“学余园”?

在《学余园初集》卷一中第一篇是《学余园纪事》,第二篇是《学余园赋》。其中《学余园纪事》有这样的记载:

学余园,初一破瓦颓垣地耳。当大路之旁,樵夫之所狎媟,牧儿之所嬉慁,非一日矣。

庚戌(1610),余以母忧归,欲觅一附近空地构小庐居母柩未有当,久之得此地。余至其所,悦之曰:“是地于吾宅为最近,且闲旷,是可以居吾母矣。”乃于重阳九日,遂先构一门。门瞰与戚姑山相对。左一山方而长,似象笏然,右一山中圆起两傍尖削,又似水上游鱼然,观者以为“金鱼象笏左右并列”。余再睨之,良然越是。八日复构一厅事于其正中,又越是八日,复构一亭,长廊高敞于其厅事正中者之前。亭颜其扁,曰“勺多亭”。左开一甕门,曰“兰畹”。亭右开一甕门,曰“竹坞”。亭之前有一池,因其旧而葺,治之以石。石碎杂不正,匠人仍其曲直,斜侧而就砌之,文理间杂,反更古拙,突兀可观。然甚小窄,视半亩者抑又半焉。匾所颜为“勺多”,谓是耳。嗣是周以墙垣,环以门壁。十一月匠事告竣,将卜日徙母柩同居其中读礼,而适有青麻地良善可以毕吾母窀穸之事,遂不徙。迨今年二月,奉吾母柩入深事得已。余隅憇其中,二三日幽静闲阒,虽当大道之傍,而了不闻车马之声,若别一岩壑。然余恋顾不忍去,遂弃去人事,颛意读书其中,复颜其门之匾曰“学余园”云。

从这段话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丘兆麟庚戌年以母忧归(家),期间本想找一空地构建小庐用于停放母亲灵柩。后来在自家宅屋附近的大路旁边找了一块破瓦颓垣的闲旷之地,随后构建了一系列的建筑,四周还围建了墙垣,形成一个园子。各项工程竣工后,本打算挑个吉日把母亲的灵柩迁进园子,此时正好另外找到了一块理想的墓地而安葬了母亲,所以园子就成了丘兆麟家的新居所和读书的场所,并被命名为“学余园”。后即以园名作书名。这跟汤显祖文集以玉茗堂命名是一个道理。

那么学余园是一个什么样的园子呢?前文《学余园纪事》介绍了学余园的建筑,大致勾勒出了基本结构:首先提到的是门,也就是后来悬挂有“学余园”匾额的总门;然后是厅,应该就是带有厅堂的主屋,建在园子的正中;再是亭,位置在厅堂的前面正中,名叫“勺多亭”;在厅和亭之间设有长廊相连接;亭子的左右两边各开了一甕门(小门),左边的叫“兰畹”,右边的叫“竹坞”。亭子的前面有一口两三分地约200平方米的小水池,是利用原有的旧水塘,在四周砌结乱石塝而成的。水池的名子与亭子的名字一样,叫“勺多”。在园子的四周又围起了墙垣。

那么学余园在什么位置呢?首先要弄清丘兆麟是哪的人。据各种文献和现代版的资料记载,丘兆麟是临川腾桥人,陈际泰《故少司马大中丞毛伯丘公墓志铭》介绍“公讳兆麟,字毛伯,号太丘。……而腾桥之有丘也,自叙二公悦深昉也。悦深公至公六世矣。悦深公生钜三公富,富生瑞六公鍈,鍈生佥十公佐,公大父,所谓有旨赠兵部右侍郎百岁翁者。翁生御十公琇,赠兵部侍郎。”这里就清楚地介绍丘兆麟是腾桥之“丘”,并介绍了丘兆麟的父祖六代世居腾桥。

再回到学余园的具体位置。《学余园纪事》记载“门瞰与戚姑山相对”,明确学余园的正门就对着戚姑山。戚姑山即腾桥镇旁边的一座山峰,此山在《江西通志》《抚州府志》《临川县志》中均有记载。当今戚姑山似乎名气不大,但是在宋代戚姑山则是名山,不仅有仙,更有书。所谓“仙”,即传说戚姑在此山修炼,后由此凌云升天成仙,所以戚姑山又叫“凌云山”;所谓“书”,即北宋临川才子饶子仪在此山创办了葆光庵书楼,据当代学者考证,葆光庵书楼为北宋著名藏书楼之一,由此也吸引了曾巩、谢逸、汪革、吕南公等一大批名人上山读书并留下诗文,其中就有曾巩《寄题饶君茂才葆光庵》诗。

提到戚姑山,在民间传说和古代文集中都反映邱兆麟与之很深的渊缘。传说丘兆麟孩童时因家庭贫穷,为人放牛于戚姑山下,并经常在一私塾旁一边放牛,一边趴在门外听老师讲课。有一次老师向学生发问,见屋内的学生答不上来,丘兆麟就在门外应答。老师发现这个放牛娃是块读书的料,就跟他母亲商量免费收他做了学生。传说是否真实未见文献记载,但丘兆麟的确有不少的诗文与戚姑山有关,其中专门写戚姑山的就有《戚姑山赋》和《戚姑山烟雨》诗。他的学生黎川杨思本的《戚姑山赋》更是说“戚姑山者,因丘毛伯先生得名也。”在《学余园赋》中有“……姑山在前,严岭在傍……”这里提到的“姑山”也是指戚姑山,而“严岭”则是在戚姑山不远的白沙汪家村境内的一座山峰。白沙汪家《汪氏族谱》中有十余首吟咏“严岭”的《严岭八景诗》,可见严岭也是当时的名胜之地。清代临川知县胡亦堂在《丘毛伯先生文集序》开篇就说“盖予于临川三年,数以事至建昌,道中两得登丘毛伯先生之庭。其庭面戚姑山,胜概备具。而其子而暹,孙玉田、玉树相兴……”胡亦堂是浙江慈溪人,清康熙十六年(1677)任临川知县。胡两次路过腾桥,到丘兆麟故居的时间距离邱兆麟去世大约五十年,文中提到是而暹及玉田、玉树接待了他。而暹是丘兆麟的遗腹子,这个时候大约五十岁,其五个兄长可能已经过世。胡的序文也明确记载丘兆麟的家对面是戚姑山。陈际泰在《毛伯丘公墓志铭》一文中则有这样的文句“……戚姑提秀,龙盘凤翥。笃生异人,离群绝伍。……戚姑之前,两手如舞。其之东者为公之宅,其之西者为公之墓,有亭翼如盱汝官路,往来者思公文章,挹公风素,相与遥而拜之。”这里两次提到戚姑山,并提到丘兆麟居宅和墓地的位置,明确学余园的位置在戚姑山的东边,并且是在盱汝官道旁边。“盱”为今南城,“汝”为今临川。“盱汝官道”就是指南城通往抚州的驿道。

以上文献表明,学余园具体位置就在现腾桥镇戚姑山下的盱汝驿道旁边。据腾桥村耆老介绍,在温宁公路(即现214省道)开通前,南城到抚州的陆路通道从腾桥村中经过,这条道路即是“盱汝官道”。在腾桥村西北尽头的官道边原有一个名叫“丘家排”的地方,原是一个丘氏聚落,丘兆麟家就在这个地方。现在这个地方为腾桥村民的菜地,其面积足有30亩之多。从方位看,这块地坐落在戚姑山下,背靠一小山丘,西南面正对戚姑山,与各种文献记载相吻合。从平整而带有阶层的地貌看,这里原有很多的建筑,现依稀可见大量的墙脚及瓦砾。至于这个村庄于什么时候,因什么原因消失,至今没有找到有关文献记载。但学余园坐落在腾桥村邱家排当是无疑了。当然,学余园仅是丘兆麟发迹后最初的营建,其建筑规模并不是很大。从他的另一个文集《玉书庭全集》中《丘氏北山引》等文章,以及明末清初临川才子傅占衡的《湘帆堂集》有关与丘氏父子交往的诗文可以知道,在学余园建成后近二十年间,丘兆麟还在家乡大兴土木,建了一系列的亭台楼谢,其中就有水暄亭,他的另一个文集《水暄亭集》就以此亭命名。不过,《水暄亭集》至今还没有发现存在的踪迹,只是文献记载有这么一个文集。

郭海波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QQ: 692926834; 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692926834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