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广告QQ:2403713761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人物> >百姓故事>
深山“野人”跻身“中国好人榜”

发布时间:2015-08-10 16:08 来源:
  

 右一为吴可生

在资溪县马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一位护林员被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守护神”“活地图”。他16岁就在林场工作,先后做过苗圃工、采伐工、竹木加工厂车间主任、业务员,2000年,工厂倒闭后,他当起了林场护林员,从此,日夜守护着30万亩原始森林。十多年的深山坚守,他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妻子和女儿的眼里,他是大山深处的“野人”。他就是省劳模、全国优秀护林员吴可生。近日,经过层层筛选和全国网民投票,吴可生荣登5月“中国好人榜”。

聪明的“守护神”

2001年,吴可生由于工作出色,被提拔为鸡角叉护林站站长。当时,马头山林场尚未被评定为保护区,许多名贵的林木被盗伐。考虑到护林站只有4名工作人员,吴可生决定,除留下一人看守林站外,其他三人组成一支巡山小组。为打击和制止盗伐林木的行为,吴可生带领巡山小组每天早饭后出发,自带干粮,每天巡山40多公里,不到日落不回护林站。

有一次,吴可生带领两名护林员在离福建光泽边界5公里处巡查时发现8名盗伐者正准备非法砍伐,吴可生立即喝令制止。盗伐者见只有吴可生等三名护林员,又仗着自己是外县的,没有把吴可生的话当回事,并说:“我们砍的是光泽县的林木,你们根本管不着。”吴可生随即打开随身携带的山界地图,证明盗伐者砍伐的地带属于资溪地界,顿时,盗伐者面面相觑无话可说。为首的盗伐者恶狠狠地说:“我们今天就砍,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吴可生警告道:“只要有我们在,你们休想砍下一根林木!”但盗伐者置之不理,拿起斧头准备接着砍。

“不许动!”吴可生大喝一声,从腰间抽出大功率对讲机大声说道:“姜连长,我是吴可生,我们发现8名盗伐者,我在你们东北两公里方向,请火速赶来!”盗伐者一听,吓得拔腿就跑。吴可生告诉记者,其实那一次民兵姜连长并没有参与巡山。

渊博的“活地图”

十四年来,吴可生除要完成护林的本职工作外,还肩负着一项光荣的使命,就是给来投资的客商及搞动植物研究的国内外专家做向导。

2003年,马头山林区获批为省级自然保护区,2008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保护区后,来考察的各类学者、专家和官员不断,县林业局、旅游局和林场安排向导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吴可生。多年来,他带着专家、学者翻山越岭,走遍了保护区的峰峦山谷、犄角旮旯。

2007年,湖北水产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带着几位日本专家来到马头山自然保护区寻找棘胸蛙。在吴可生的带领下,仅用几天时间,专家们就在捉马坑一带找到了棘胸蛙和大鲵(娃娃鱼)。几个月后,湖北水产研究所给吴可生寄来了一部研究两栖动物的专著,书中就记载了他们之前在马头山保护区发现的稀有动物——棘胸蛙和大鲵(娃娃鱼)。

 “这是天门冬,可以入药,还可以泡酒喝,具有活血的功效。”“这是蛛网萼,绣球科,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濒临灭绝,全省就这里有。”好学的吴可生从专家、学者们身上学到了许多动植物学知识,能讲出保护区700多种植物的名称及特点。2004年,他多次带领国内外专家深入保护区,对华南虎野化放归资溪做资源调查,为最终确定华南虎野化放归资溪马头山自然保护区做出了不小贡献。 

2007年,两院院士、复旦大学教授陈家宽到马头山考察评审保护区晋升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主动请吴可生带他的两名研究生。到目前,吴可生带过的研究生不下百名,因此,他又被称为马头山上的“硕导”。

神勇的“救护员”

大山深处险情无处不在,吴可生便成了深山里的“救护员”。

2001年11月初的一天早晨,吴可生和同事正在巡山,忽然听到河边有人喊“救命”,他们远远地看到有一人在小溪里挣扎,吴可生和同事飞快地跑到河边,来不及脱衣服便跳进冰冷的水中,将落水者救上了岸。原来,落水者坐在由轮胎制作而成的简易小船里钓鱼,不小心落入了水中。2002年5月的一个深夜,附近农民吴银水上山打猎,爬山时被一块大石头砸到肚子,肠子都被砸了出来,刚好被巡山的吴可生和同事看到,吴可生和同事一起搬开压在伤者身上的大石头,用木棍做成了一个简易的担架,在深山里摸黑走了十多里山路,才将伤者扛到了护林站。随后,又将伤者送往县医院抢救。由于抢救及时,伤者最终脱离了危险。2006年的一个酷暑,上饶国税局一名干部来马头山探险,在爬山途中中暑,全身发高烧,吴可生采摘了一些治疗中暑的树叶让患者服下后,又对患者进行针灸治疗,很快患者便退了烧。

2003年6月10日,资溪县委领导带领客商一行20余人前往马头山自然保护区考察旅游项目,吴可生和另一名护林员作为向导也参与到考察组之列。当考察组行走到一半路程时,由于地势险要,原本20余人的考察组最后缩减成为9人的探险小分队,继续向原始森林深处进发,穿越危家坑大峡谷。由于探险队很多人从未穿越过原始森林,更别说穿越惊险的危家坑大峡谷了。行走了数小时后,除两名护林员外,其他的人几乎都体力不支了。

当日下午3时许,客商李启明突然发高烧,吴可生只好搀扶着他继续前行。下午4时许,突然暴雨倾盆。“大家赶快走,可能会有山洪暴发!”吴可生大声喊道。几分钟后,一米多高的山洪汹涌而来。见到李启明越来越虚弱,另一名护林员也过来帮忙搀扶,将其转移到安全地带。接着,吴可生又发现有两人已经被困在山洪中,情况万分危急。吴可生和另一名护林员不顾安危,最终将两人救出。直到下午6时许,探险队一行九人才全部安全走出了大峡谷。事后,客商李启明十分感动,果断投资开发大觉山旅游景区。

执著的“野人”

护林的这些年,吴可生每年都要穿破七八双解放鞋和四五件迷彩服,光摩托车就骑坏了四辆,但他十分享受这份工作带来的乐趣。他认为,马头山自然保护区每一处都是一道风景,这里处处有流水声、鸟声,还时不时可以看到瀑布,身处深山,自己并不寂寞。

吴可生告诉记者,在深山里工作,必须学会与各种毒虫、蜘蛛网、毒蛇、大黄蜂、野兽打交道,充满危险,待遇也不高,月收入也才1350元,但当一些国内外专家要给当向导的吴可生一些钱作为报酬,吴可生都拒绝了。

 “护林员的工作十分危险,自己能做的就是除每天叮嘱外,在心里默默地为丈夫祈祷,希望他平平安安。”吴可生的妻子张月仙说,丈夫每个月要巡山20多天,有时半个月才回家一趟,几乎每次都是在深夜里,后来她和女儿一见丈夫便调侃道“野人回来了”。

吴可生告诉记者,自己今年已经59岁了,眼看明年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他真心希望自己能一直干下去,因为他不愿意离开这片自己熟悉、亲近的森林。

    王建民 本报记者 乐薛铭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