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广告QQ:2403713761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旅游> >抚州景点> >名山>
走进汤家山

发布时间:2016-08-31 10:49 来源: 临川晚报
  

我已记不清来过文昌里汤家山多少回了。

汤家山位于文昌桥东边,濒临抚河,是汤显祖的出生地和长眠地。汤家山上,原有一座汤显祖墓,因屡遭破坏,后来迁址到抚州人民公园。每次去文昌里,我都踏着石板路,穿过枫杨树的浓荫,先去看看汝东园、刘家井一带的老屋,然后经太平街、官沟上走进汤家山。

汤家山早已不是一座“山”了,这里满眼都是苍凉或者沧桑。汤墓原址所在处是一个几近废墟的幽僻小院,荒草寒树守着残垣断壁,院子内外长有构树、泡桐树、桑树、香椿树、青皮枫,墙根下摆放着一些花盆,栽有土三七、薄荷、紫罗兰,只是不见花草的主人,也许主人早迁居了,留些花草作纪念吧。

离小院不远,是附近居民开辟的菜地,路边长满商陆、紫茉莉和苎麻,时有不知名的小粉蝶在野草闲花间飞来飞去,恍如到处寻梦的幽灵,只是,哪一只是杜丽娘的化身,哪一只是柳梦梅的幻影?

站在汤墓原址上,我心潮涌动。先生逝世四百年了,他还在意后人的凭吊和纪念吗?

也许,先生并不希望后人来惊扰,他只想静静地长眠在祖居地汤家山上,同家园故土融为一体。先生一向看淡生死,有着豁达的生死观。在弥留之际,先生写下《决世语》七首,祈求丧事从简,免哭、免僧度、免牲、免冥钱、免奠章、免崖木、免久露。先生何等超脱!人之将死,又何苦增加活人的负担,甚至连累无辜的动物,增添新的罪孽呢?古人说得好:“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沧海桑田后,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永恒?先生深谙此理,又怎会指望后人凭吊和祭扫呢?如果我们真要景仰先生,就应学习“丧事从简”的做法,而不是盛行厚葬之风。

先生向来淡泊名利,劝人珍惜当下。他在一首道歌中写道:“生前好肌理,去后饱鸱鸦。有形尚消蘼,安知魂魄涯?人世露栖草,人生风落花。欢养有同尽,贤圣讵能赊?子今离缀宅,余亦昧专车。相逢即相主,谁问骷髅家。”从中可以看出,先生从不信鬼神迷信之说,不信子虚乌有的来生。先生在《南柯记》中更是通过主人公淳于棼醉后入梦,享尽奢靡,最后梦醒转眼成空的故事,劝世人别贪图荣华、醉心功名。先生又怎么会执著于身后的浮名虚誉,在意后人的评说呢?如果我们真要纪念先生,就应淡泊名利,善待自己和他人,珍惜今天。

也许,先生也不期望后人埋头故纸堆,皓首穷经,做一只“书虫”,终日啃读他的戏曲诗文,整天钩沉他的奇闻轶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梦想。先生为文、从政素来追求个性,标新立异,不拘一格,敢做敢为。他创作《牡丹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蔑视礼教,鄙弃流俗,大胆开拓自由、诗意、唯美的生存空间。他在遂昌任知县五年,劝农兴农,重视文教,惩强扶弱,灭虎除害,还抵制朝廷开采金矿,最经典的莫过于“除夕遣囚”“纵囚观灯”。除夕之夜释放囚犯回家过年,元宵节组织囚犯在河桥上观灯,公然挑战“王法”,此举在古代极为罕见,在今天更是不可思议,这需要多硬的骨头啊!如果我们真要亲近先生,就应站在历史的潮头,敢爱敢恨,狂放不羁,挥动如椽巨笔,抒写出无愧于时代的惊世杰作。

站在汤墓原址上,徘徊在先生长眠的土地上,我眺望抚河,只见河水从天际而来,又流向天际,滚滚滔滔,不舍昼夜。我眺望文昌里,只见一座座破败的老屋仍然在岁月的波涛上漂泊着,一条条斑驳的石板路依旧延续着千年的风霜。只是这里的居民大都是老人,且越来越少。汤家山老了,文昌里老了。

但我在惋惜之余,更多的是一种释然。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我理解那些搬迁的居民。我理解那些去远方寻梦的游子。谁愿一生一世守着破旧,守着颓败,守着冷落,守着贫穷?先生年轻时不也从抚河起航,乘风破浪,去远方寻梦么?先生向来“重情”,崇尚“贵生”,希望生者珍视生命,活出生命的高度、热度和亮度。“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无人怨”“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想,让世人活得自由、快乐、美满、幸福,这不正是先生的本意和初心么?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