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护竹觅戏影

发布时间:2020-11-09 08:41 来源: 抚州日报
  

一弯清流自苍莽山间来,捎上护竹古村炊烟的姿影、蓼花的心语、野草的梦想,朝着宜黄县城方向远行。这让我想起游子,游子便是如此义无反顾地走向远方,一身却悄然浸满思念和透明的乡愁。黄水河的上游,原来如此纯粹、宁静、简单,可以一眼看清水的心事。

房屋沿着流水向两岸铺展,如同一只巨禽张开双翼。华光殿坐落于两桥之间,有石径从脚边穿过,像极湘西人家的吊脚楼,也像极鸟翼的一丛黑羽毛。村委会主任桂绍庆引路,我们一问一答,很快靠近华光殿。两位正坐在长条石凳上聊天的老妪好奇地打量着我,她们的头顶,便是古戏台。旧时光似乎依然鲜活,那些欢庆锣鼓,那些刀马人物,那些香艳风流,不过是中场休息,只待一声令下,便要继续演绎人间悲欢。我臆测老妪的话题或许正是少女时代的宜黄戏,他们从流水的吟唱里寻觅曾经的芳华,他们因此找到一种过日子的天机。

华光殿的拱形门已然打开,木梁构成两重空间,下为廊道,上为戏台,青绿逼眼的苔藓从天井一直扩张到廊道。细雨丝丝缕缕,打湿天井周围光滑而凹凸随意的青石。我万分庆幸,华光殿并没有遭到粗暴的改造,基本保留着原汁原味。在这儿,可以慢慢感觉时光的影像。

天井仿佛一个高悬的方塘,天光云影徘徊,细雨是上苍派出的使团。戏台紧挨着流水的位置,可以枕涛声入眠,台柱、台面古朴,八角形藻井的构图虽然简单,但一切因历史悠久而生发出光芒。台柱上有一纸对联,道:“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戏中人,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可谓写尽今古炎凉,千山万水走遍后,竟是殊途同归。华光殿古戏台始建于清嘉庆乙亥年(公元1815年),台高一米有余,有“出将”“入相”门,后墙及穿枋上记录着清朝末期至民国部分在华光殿演出的戏班名称及节目,其中有永福班表演的《闹沙河》。

我默默凝视着古戏台,像与一位乡村老人相遇于时光隧道。台上摆放着长条板凳。无法再复制女子拖曳水袖秋波婉转的情景。秋风进入殿内后,四处乱窜,试图改变空荡荡的布局。我忆起在故乡看戏的一幕幕,那时,少年的我喜欢在戏台下兴奋地钻来钻去,渴望发现什么,而我的确偷看到了演员化妆的场景。一场乡戏,往往化解了一个季节的郁闷。

不知何时跟进来一位头戴帽子的老人,他站在华光殿的牌匾下,悠悠说道,还是让我来讲讲华光菩萨的故事吧。老人像一个民间的说书人,顾自用宜黄方言讲述起华光殿的传说。在护竹,华光七兄弟乃庇护神,遇到战乱时,他们便变成公鸡,引老百姓躲避到安全地带,可保无虞;遇洪涝灾害时,他们则变成人,开闸放水,疏浚河道。农历九月二十八日是华光的生日,每到这天,护竹人要隆重集会庆祝,往往唱上四至六天大戏。

华光殿两侧,镶嵌着石碑,刻录了乡民们集资重修殿宇的情况,一为嘉庆丙子年仲秋,一为道光十九年孟秋,从中可以探究到晚清的民间生活片段。这些碑刻竟然闯过了兵连祸结,实在是太幸运。据说壁间有碑文记载:“惟故者相传,始于元代,由本都石马桥八堡移家于此。”在华光殿,藏着桂氏一脉的家族密码。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桂氏宗祠可以称得上另一座戏台。小巷深处,雨以天地为作坊,织出夏布一般的玉帘。它冷峻威严,又暗藏着情义连绵的一面。像新丰乡的其他门楼一样,护竹的桂氏宗祠正门上端也写着“追远”二字,边门上的“爱存慤著”和壁画漫漶不清,我只能几分辨认、几分揣测、几分想象。桂绍庆耐心地等候于一侧,随时回答我的问题。桂氏宗祠又名“恒公祠堂”,始建于清代雍正八年十二月,比华光殿还要久远。石雕的戏文人物、户对上的鹿鹤、门楣上的莲荷,似乎更多地被寄予了吉祥的愿景。我知道,每一座宗祠必然上演一个家族的悲喜剧,桂氏宗祠自然也不例外,门前厅内,每一个人都在表演,正与邪,白与黑,美与丑,技艺精湛,淋漓尽致。

然而,比及华光殿,桂氏宗祠似乎没有那么幸运,它的主体建筑是从废墟上重新站立起来的,少了原汁原味,少了那种古风气质。桂绍庆指着厅堂里的“忠”“孝”“节”“义”四块牌匾道:“这些的确是原物,我们只是涂了漆。”几个柱础守在墙角,满是英雄寂寞的样子。曾经的戏幕掩上,所有的情节尘埃落定,似乎没有谁记得写一部护竹的时间简史。也许,一座座村庄湮没于沧海,这是一种不便解析的宿命。我只能如是断想,桂氏一族表演完了祠堂里的悲喜剧后,不忘走过桥去,在华光殿中欣赏一场似曾相识燕归来的乡戏。表演者与观赏者,轻易地完成了身份转换。
秋雨迷离,好像垂挂起帘幕,让草木也完成一次色彩的切换。

村民去华光殿看戏,免不了经过那座有鹰嘴桥墩的石桥。流往黄水河的水在这儿拐了一个弯。蓼子花像满地眨眼睛的星星。水昼夜不舍,更换着护竹古村的养汁。站在桥上看风景,山峰含着云气和灵气,老屋有一阵没一阵地释放着秘密,也许,桥也有戏台的功效,让每一个来往者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我很想多看看护竹的古建筑,领略其间的古韵。桂绍庆拗不过我,转身带我拐进一条布满鹅卵石的小巷。青砖残垣穿过历史的烟幕,真实地袒露于草木深处。我该如何寻觅散落于土地里的昔日芳菲?

瓦砾遍地。飞檐依旧没有改变热爱苍穹的初心。山坡上,一座座青砖大宅安静地跟野草说话,似乎它们才是古村的留守者。桂绍庆回忆起童年里的情景,他说,这一带原来居住着299户人家,屋宇相连,蔚为大观,便是小偷也不敢闯进这里,因为要么找不到出口,要么被一阵接一阵的小孩夜啼惊吓得无从下手。我很愿意沉浸于如此充满烟火味的往事中。可惜,脚边是狗尾巴草肆虐摇曳。

秋风追逐着秋雨。虫鸣在植物的乐园间起伏。或许,这里就是宜黄县的乔家大院,上演过同样跌宕起伏的戏文。人,才是这世间的演出者。

彭文斌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主管: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