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清明刀

发布时间:2020-07-27 08:08 来源: 抚州日报
  

 清明,对我来说,就是一把刀,一把砍柴割草的柴刀。

我居住的村庄田西坑离祖坟山叶坑山有近十里路。叶坑山上葬着我的爷爷和奶奶,还有曾祖父母及辈分更高的先人。

从童年起,我就跟随父亲去叶坑山祭扫。一路上山下坡,穿过田塍路,途经东房、石咀上、黄源、里泽、杜溪,前往叶坑山。当路过里泽村时,父亲必去村里的舅婆家借柴刀用,等祭扫完后再归还。

里泽是个小村,村民不满百人。村前村后古木苍苍、竹林掩映,格外清幽。舅婆的屋就建在村中公路旁,是一栋青砖灰瓦的平房,屋内似乎很昏暗。清明上午,舅婆要么坐在大门旁的一把竹椅上张望路上的行人,要么弯着腰在大门前不远处的压水井边洗衣服。我总觉得舅婆是在特意等待我们路过。

可不,记得那年清明,梨花淡白柳深青。父亲提着一袋草纸、冥钞、香烛等祭物,和我一前一后地走进里泽村。舅婆老远就打着招呼:“你们两个人真早,进屋喝杯茶吧!”父亲说:“不用了,我借把柴刀用就行。”我看见父亲从屋里拿出一把刃口锃亮的柴刀,那刀闪着寒光,耀人眼目。然后,父亲便带着我上了叶坑山。

一年不见,叶坑山上草木青葱,封堵了上山的道路。于是,父亲挥动柴刀,披荆斩棘。来到祖父母的坟前,只见坟堆上长满了柴草和荆棘,父亲便一手握着柴草,一手挥刀,像理发师一样把坟头剃得精光。

在劈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我们下山了。途经里泽村时,我看到舅婆正站在家门口,笑吟吟地叫我们进去吃午饭。父亲笑着摇头,把柴刀还给她,顺便问下她家里的近况,等聊得差不多了,便转身告辞,说还要赶回家里干活。舅婆便笑笑,也不强留,简单地问问我家里的近况。

可以说,每年清明父亲都以借柴刀的理由走进舅婆的家门,跟舅婆互相了解一年来的家庭情况。他们似乎很在意这种沟通。

在我的印象里,舅婆好像没有什么亲人。我从认识她起,她看上去就有六十多岁。父亲说,舅婆和我家虽是远房亲戚,好多年没有互相拜过年,但她着实可怜,路过时要去看看她。

有十多年,我都随父亲去杜溪叶坑山祭扫,每次都特意去舅婆家借柴刀,跟她聊聊天,互相了解各自家里的近况。

自从我参加工作后,回故乡的次数少了。但除特殊情况外,我每年清明都要随父亲去祭扫。有一年,我们路过里泽时,发现舅婆的家门紧锁。父亲说舅婆去世了,葬在村后的小山上。我看见舅婆家大门一侧放着一把生锈的柴刀。父亲说,那柴刀想必是留给我们祭扫用的,她真是个重情义的人。

近些年来,父亲去厦门帮带外孙女,好几年清明都未回来祭扫了。于是,我便独自去杜溪叶坑山祭扫。

一次路过里泽村时,我忍不住在村中公路旁驻足停留。我发现村里的房屋大多关着大门,年轻人出外打工,老人陪孩子去城里读书了。村外的竹林里长出了人腰高的竹笋,后山的老树上传来鹧鸪鸟的啼叫声,清脆而又热烈。

我又看见舅婆的那栋青砖灰瓦的平房,大门紧闭,显得异样破旧而低矮。我习惯性走到大门前,发现门侧台阶上的那把生锈的柴刀不见了。

李晓东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QQ: 692926834; 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692926834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