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麻坑古韵

发布时间:2020-04-27 07:49 来源: 抚州日报
  

山和云依旧是华溪古道的知音。挑夫,商贾,学子,风尘客,伤春女,那些络绎不绝的背影,追逐溪水上的桃花远去。所幸还有一座得胜殿,还有一座石拱桥,从明代正德年间一路走来,历经风雨变迁,执著地守着古村,从不曾改变初心。

据麻坑村村书记吴立平介绍,得胜殿原名汉太子庙,祭奉着汉高祖刘邦和七宫太子。明朝末年,盘踞宁都的倭寇来犯,百姓齐集此处,一战取胜,于是,人们又称之为“得胜殿”。耳际,隐约传来鼓角和厮杀声,那是一幕热血奔腾的场景。我情不自禁感慨,宜黄不愧为谭纶的故乡,这儿,从来不缺少英雄和侠风。

溪水由西而东,得胜殿面南坐北,水流千古月,殿浴千古风。我无法复制麻坑的旧时风景。静静地凝望午后的阳光热辣辣地经过飞檐殿阁,感觉一种古韵袭来,暗自芬芳。

得胜殿中真安静。简单的木架构,撑起岁月风霜。朴拙的雕像和牌匾,表述着村民的感情世界。正殿藻井中央,画着四只狮子戏球的图像。我兜了一圈,视线最终凝于主殿门两边的两匹石马上。吴立平连忙说,这石马是从田地里意外挖到的,现今那个地方还叫“马田”。我觉得一切像戏文故事。石马,被人们刷上颜料,一红一白,它们圆睁双眼,默默铭记人间冷暖。吴立平提醒我观看那口悬挂于梁上的古铁钟,说是本已被盗走,后来失而复得,那钟的表面刻满密密麻麻的文字。我当即爬上木梯,凑近,发现铁钟锈迹斑斑,积满尘埃,但字迹清晰可见。铭文竟然记录了明代的麻坑事件和风物。想来,当值守者敲响古钟时,往事便可以复活,麻坑的天地是那样的悠远,那样的缠绵,那样的迷人。

得胜殿规模不大,却是麻坑走向宜黄城的必经要津,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少不了盘桓于此,祈福、观景、歇脚、品茶。尘埃飞扬,驿道蜿蜒,一茬茬人影更替,一波波沧浪推搡,云起云落间,百年不过一盏茶。站在华溪古道上,石拱桥披挂着青藤,仿佛历史老人翻晒经书,任凭阳光留下滚烫的脚印。石已乌黑,天穹不老。缓缓走过桥面,我忽然渴望过一种慢生活,麻坑的日子适宜连同茶叶泡在青花瓷杯里,氤氲出一片意蕴。

无疑,麻坑的溪水赐给了古道、古村浸入骨髓的灵秀之气。那幢船屋便以溪流为玉腰带,偃卧于清水曲折处,船头逆行,犹如易水畔的荆轲。吴立平说,船屋是天地会接头聚集的地方,原来有三个舱形,可惜毁坏了船尾部分。我执意走近去看个究竟。芦苇摇曳,烟叶已黄,拔地而起的新楼房已经成扇形包抄过来,船屋落寞。木门还努力维持曾经的荣耀和矜持,但满院的荒草湮没了记忆。我徘徊庭树下,兜头的阳光如同凉水。刀光剑影的江湖传奇跟随船屋的青葱时光遁入远方。也许,那面泥墙上留下过联络记号或者诗词,留下过春燕的呢喃。无从猜测船屋的主人,他们注定像草木一样回归芳泥。

吴立平一脸惆怅状。他上前指着墙壁说,以前每根木柱上都有一个铁制“凤钩”,凤凰展翅,栩栩如生,我亲眼目睹的,可惜如今没了。而记忆中的四个天井,我们只寻觅到两处遗迹,船尾部分已被一栋崭新的楼房所替代。溪水不知世间变迁,依旧轻吟浅唱,朝着得胜殿的方向畅流。
出船屋,远远眺见树阴处一桥飞架。吴立平道,那儿原本是一座叫“虹桥”的廊桥,后来村民为防火给拆了。我惋惜不已,从廊桥一路蜿蜒,分明是一道旖旎的风景线。

虹桥旧址一端,呈现一座“草庐”,浑身被碧草所覆盖。近前细细端详,才发现其实是一栋砖瓦大屋,只是长满了野草。这就是曾经的驿站,当地百姓喜欢称之为“行宫”。流水在行宫的脚下做着清丽的梦。板栗树的果实青绿,似乎是叶片穿戴着刺猬的衣裳蜷缩起来以躲避炎炎烈日。枣树朴实的多,不高大,不挺拔,不张扬,枣子的个头也小,犹犹豫豫的,不愿随风大声呐喊。行宫的门顶长满藤蔓,仿佛那些湮没的老故事正渴望重新露出峥嵘。行宫内部宽敞,足以容纳数百人。吴立平说,以前这里建有一个古戏台,遇到唱戏时,他便骑在祖父的肩膀上享受乡戏带来的乐趣。跟吴立平一样,我也怀念这样的乡间日子,总觉得那些旧事物的体温不会轻易散去。

沿着溪畔漫步,我搜寻着往事的碎片,比如一个半掩埋的青花瓷碗,比如一块吃水很深的青砖。古樟守着对岸,缄默,繁茂,给溪流撑起巨伞。一群鸭子惬意地在清凉世界里嬉戏。此时的麻坑,可以媲美任何一幅水墨画。

蝉是盛夏的热爱者,它们大声说话、鸣叫,仿佛担忧麻坑过于宁静。蓬蒿里的黄氏宗祠大门紧闭,其门楼的白墙已被风雨、青藤挥笔绘成写意国画。云朵好像刚刚被漂洗过,纯净,比玉无瑕,比雪洁白。在七月的乡村光阴里眺望,思绪乘着一叶扁舟飘过溪水,两岸的木屋静观不语,山头的青绿涌入水中,汇成潺潺古琴之音。或许,麻坑是用来宠爱旅人的。

吴立平提议我去看看村边的古银杏树。这一带被篱笆菜园包围,我们连蹦带跳,过田埂,钻竹林,裤筒上粘着草籽野刺,一番周折后,总算抵达山坡。三棵银杏树笔直地耸入云端,它们撑开巨大的华盖,枝繁叶茂,历经岁月洗礼,依旧充满生机活力,像麻坑的庇护神。更为神奇的是,它们竟然同根而生,如孪生兄弟,互为依靠,生死不离。一串串葡萄般晶莹的果实微微颤动,似乎在与枝叶进行一场亲密对话。翠竹簇拥周围,古桂携带着青藤探往蓝天。古驿道就在山下,四季有草木香,人间的味道一直弥漫。

告别麻坑前,我坚持去看了溪流上游的廊桥,尽管其年纪不超百年。水在桥下轰鸣。有一种把家安在流水上的感觉。踏在木板上,凌波一般,但见两壁、梁柱上写着“国泰民安”“降魔佑百姓”字样,还有各种标语,它们记录了麻坑人的心灵轨迹和民间历史。桥上安放着多架打谷机。透过半圆形的窗口,可见远山青黛,近水泻银,乡村显得静谧安详。缓缓过桥,对岸生长着红豆杉、枫杨和苦槠等古树,它们在跟时间赛跑,将光阴的身影送到我们的面前,又马不停蹄地带往远方。

彭文斌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QQ: 692926834; 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692926834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