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守 候

发布时间:2019-08-26 08:21 来源: 抚州日报
  

上世纪八十年代秋天的一个下午,一间破旧土房的木门,“吱呀、吱呀”地缓慢启开,一只黑鸡爪子似的手出现在木门的下角。终于,门被彻底地打开了,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女人,匍匐在阴暗的房间里。老女人抖动着双手撑地,挣扎着,勉勉强强地坐了起来。她不停地喘着粗气,颤抖的右手攥着一把乌黑肮脏的木梳子,空洞的目光茫然地投向公路的方向。

“啪”的一声,木梳子滑落了。

她努力挪了挪瘦骨嶙峋的身子,倚靠着门框,同时眯上了双眼,思绪飞到很多年前。

木梳子是庆儿送给她的礼物,唯一的礼物。

那年也是秋天,阵阵鞭炮声中,她披上了红盖头,在侍娘的搀扶下,坐上了花轿。

洞房花烛夜,浑身散发着酒味的庆儿赶走了闹洞房的伙伴们,掀起了她的红盖头,醉眼朦胧地瞅着她。她双手捂住了俏脸,一时语塞,羞答答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瞧,这是什么?”

她怯怯地透过指缝窥视:一把好漂亮的木梳子!她伸手拿,他却故意不给。

“你真坏!”

“我就坏你一辈子。”

“真的一辈子吗?”

“怎么可能一辈子?”

她脸上的红晕瞬间消失,傻傻地望着他。

“还有下辈子呢!”

庆儿家境殷实,父母就他一根独苗。她的肚子真争气,第二年就生下了华华,公公婆婆喜笑颜开,亲闺女般待她。丈夫爱,公婆宠,她的俏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老女人的嘴角微微一撇,脸上拂过一丝笑意,伸手捡起了木梳子,扭头朝门前的荷塘望去,几片枯黄的荷叶,在一池秋水中萧条残破。

看着看着,老女人的眼眶里泛起泪花。

那年,阳春三月,漫山花开。华华刚满三岁,正是活泼可爱之时。

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狗吠声中,房门被一群拿着枪的人撞开了。扭打声,哭闹声,惨叫声交织在一起。

“你们简直是无法无天,政府明明有规定,壮丁不抓独子!”公公怒斥着来人。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来人操着官腔,指挥属下将庆儿押出了房门。

她大声哭喊着紧紧抱住了丈夫的腿,“梅儿,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

她抱着啼哭的华华,跌跌撞撞地追到村口,绝望地看着火把消失在古道的尽头。

儿子被抓走了,气急攻心的公公病倒了。半年不到,公公含恨而去。一年后,婆婆扔下她和华华也追随公公而去。

一个缠小脚的弱女子,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日子怎么过呀?好心人都劝她带着儿子改嫁。

可她相信庆儿一定会回来的。她婉言谢绝了所有人的好意。

老女人抚摸着不能动弹的右腿,用微弱的声音喊着:“庆儿——庆儿——”

一只骨瘦如柴的残疾狗,从附近的破柴房里缓慢地爬起来。它警惕地张望了一阵子,拖着一条残废后腿,一瘸一拐地靠近了老女人。

“庆儿——”

狗在老女人的身旁,乖巧地卧下。

老女人摸了摸狗头,轻抚着它的那条废腿。

抗战胜利了!那天一大早,她激动地换上了多年前的嫁衣,绵绵细雨中,撑着油纸伞在村口的古道上等待。

她失望了,南来北往的客流中没有她的丈夫。

两天,三天,四天过去了,她噙着泪将嫁衣叠好,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木衣柜。

新中国成立了!村里锣鼓喧天!

那天,她又取出嫁衣穿上,跑到古道上,痴痴守候着。

天色灰暗的时候,她失魂落魄地回到荷塘边,发呆地看着水中的自己,突然,天旋地转,一头栽进了荷塘……

邻居救了她,“唉,真是一个傻女人!”

等待中,华华长大了,娶上了媳妇,她当上了婆婆,不知不觉间,头发白了,背也驼了。

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小孙子说:“听说旺崽的堂叔从台湾回来,带了好多的钱,还有美金……”

“啪”的一声,她的饭碗落在地上!

邻村旺崽的堂叔福生,就是和庆儿同一个夜晚被抓走的。

“婆婆,我问过了,他说没有公公的消息。兵荒马乱地到处打仗,公公可能早就不在了!”

那晚,她彻夜难眠,抱着嫁衣,流泪到天明。她坚信庆儿还活着,一定会回来的,没准哪天也像杳无音信的福生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从此,她有事没事就坐在荷塘边望远方。

半年前一个雨后的傍晚,她正要起身离开荷塘时,一只瘦弱的流浪狗在身后哀叫。看着可怜,她把它抱回了家,取名庆儿。

一天早饭后,华华扛了锄头出门,走到古桥边发现忘了带烟,连忙返回家拿。经过母亲的房间时,看见房门半开着,华华探头往里一瞅,正见母亲端了一汤碗掺着菜水的米饭在喂流浪狗。那年月,虽说分田到户了,但是一个久经贫寒、人口众多的家庭,依然是入不敷出的。华华顿时火冒三丈,大骂:“人饿肚子粮喂狗,你真是个蠢得要死的老太婆!”说罢,对着狗就是一脚。

老女人拄着拐杖追了出来,一把扯住儿子:“别打它,要打就打我吧!”

华华用力甩开母亲,可怜小脚老人哪里经得住这么一甩,一个踉跄摔倒在门口的天井旁。

吵闹声、狗嚎声招来左邻右舍,大家看见老女人满脸是血,瘫倒在天井边呻吟,赶紧拉的拉,扶的扶,把人弄进房间里。

天黑了,“庆儿”偷偷溜进房间,舔了舔老女人的手,轻声哀叫着。

老女人从昏睡中慢慢醒来,眼前朦朦胧胧地出现了丈夫的笑脸,她用尽力气说了句,“庆儿,下辈子还在一起。”

次日清晨,家人发现老女人死了。

十多天后,有人说在老女人的坟前看见一只三条腿的狗。“庆儿”死了,死在老女人的墓前。

赖永德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QQ: 1709759240; 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1709759240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