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爱穿旗袍的留守女人

发布时间:2019-06-17 08:08 来源: 抚州日报
  

晓荟是个留守女人,她独自留守在湖溪村已有些年头了。

湖溪村是个要山有山、要水有水的秀丽村庄。只是改革开放后,村子里的男人都做着发财梦,一个个跑到城里淘金去了。村里只有少数的女人、老人和小孩,所以村里显得空荒。

晓荟是个有着美好身段的女人,不管穿什么衣装,都娇俏可人。然而,她却独爱穿旗袍。

晓荟穿着旗袍,像蝴蝶一样在村里飞来飞去,守旧的老人会指指点点,但晓荟不怕,她认为自己走得正,不怕影子歪。只是后来村里的青壮年男人都走光了,没有男人的目光,女人穿什么都无所谓,加上家里的事田里的事,晓荟干脆把旗袍压进了箱底,不再去碰它。

几年过去了,晓荟一直带着一双儿女在家务农。男人王全旺跟着村里的小包工头去了上海一个工地轧钢筋,工薪蛮高,到年底回家就有一笔丰厚的收入。

有一年夏天双抢,王全旺回家帮女人,并带着一个男工友回家帮忙。炎热的夏日,有男人帮忙的晓荟,心里特别开心。她忙完田里后,又在家里把一双儿女打理好,便去沐浴。浴完,晓荟高兴地搜出了那件压箱的旗袍,穿了出来。

盛夏的傍晚,有晚霞的余晖落在窗台上,红晕晕的。

晓荟穿着旗袍,在镜子里照了照,不由得羞红了脸。“我原来这么美!”她开心地走出门,迎接王全旺。王全旺担着一担谷子进来了,那个男工友也进来了,他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晓荟看。王全旺抬起头,看着自家穿旗袍的女人,以为眼花了,并斜睨了男工友一眼,发现戆头戆脑的他在直勾勾看自己的女人,生气地对晓荟说:“穿这么妖艳,难道我不在家,你有男人上身么?”

晓荟被男人的话呛得咳嗽起来。“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辛辛苦苦守着这个家,带着孩子,也天天盼着你回来,今天,你回家了,就这么伤我,你是男人吗?”

晓荟被王全旺的话伤痛了心。她转身进屋就把旗袍脱掉,换上粗短衫。幸亏王全旺反应快,知道不该这样污蔑自己的女人。他的心也在痛,长年在外,他何尝又不想女人呢?

那个男工友也说着王全旺的不是,说他太过分了。

“老婆,我错了!我该死!你喜欢旗袍,以后我给你在上海买,比这漂亮十倍!”王全旺哄着晓荟,求她原谅。晓荟被男人哄,果然不泣了。这难得的相聚,她不想让家里充满火药味。

双抢完之后,王全旺和男工友回上海轧钢筋去了。

日子过得飞快,又是一个夏天,晓荟穿着旗袍在家等着男人回家一起双抢。可是等过了一天又一天,也不见男人回家的身影,晓荟有些发慌了。谷子再不抢收,万一一场雷阵雨下来,到手的粮食就颗粒无收了。

“全旺难道外面有女人了?”就在晓荟胡思乱想时,一个不好的消息从村里一个叫狗皮的老光棍口里传了出来,并且狗皮亲自跑到她家里把这个消息告诉晓荟。

“你家全旺出事了,从十五楼的高空摔下来,当场就死亡了!”

“呸!”晓荟不相信狗皮的话。

很快,村干部带着人来到家里,证实了狗皮的话。

家庭的变故,一下子把晓荟击垮了。可是,男人下葬后不到一个月,那个帮助过自己双抢的男工友找上门来。这人一来,再次将晓荟击垮。

“这是全旺的亲笔签名,你可以验证。”男工友递过来的纸条,晓荟一字一酌地仔细验过……

“笔迹是全旺的,一点不错……”她云里雾里地把借条揣在手里,不明白自己前世做错了什么。

“他借你45万用作什么?怎么从来没有听他说过?”

“他借我的钱赌博!下雨时工地上没事做,就大伙凑拢开赌。开先全旺输得并不多,已经收手了,可是后来工友们闲得慌,又赌了起来。你家全旺是好几次借我的钱,老债没还又添新债,所以就聚到了40多万。我算也算不到他会死,天哪,这可怎么办呢,我家房子都没有……”

“白纸黑字,如果我男人生前真的借过你这笔款,我会一分不少地还!”

“这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男工友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你也不用害怕,钱我会还,只是跟你有个商量……”

“你说,你说!”

晓荟站了起来说:“我手头只有我男人的赔偿款22万,我都给你。余下的23万,我每年还3万,8年还清,你看可以么?”

“可以!可以!爽快!”男工友的头鸡啄米似的快,立即同意晓荟的还款方式。他贪婪地望着晓荟的脸,悻悻地走了。

晓荟为了还清这笔债务,她安顿好孩子后,就到镇上一家米粉厂当搬运工。搬运工是粗活,她每一天拉着板车,将一车一车的米粉运往城里。她珍惜每一车货所积攒下来的钱,几年下来,晓荟原来白润的皮肤变得粗糙,整个人又黑又瘦。六年来她从不照镜子,压在箱子底下的旗袍更不敢抖出来看一眼。

八年过去了,墙上的日历显示是2015年的立夏,晓荟就在这一天还清了男工友的债。她站在挂历画前,摸着自己手心里长满老茧的手,许久许久地立着。

下午,她洗了个澡,抖出了那件压在箱底下的旗袍,并在镜前微笑地穿着起来。她平静地看着镜子前已变得苍老的自己。

“妈,快来看,到我们家来拿钱的人是个诈骗犯。你看,那么多警察押着他……”晓荟的儿子把在电视里看到的第一时间告诉妈妈。“不错,就是他,骗我们家的血汗钱……”儿子在歇斯底里地吼着。

“什么,原来他是骗子……”晓荟第一时间也有很强烈的意识错乱,但她很快就镇静下来:“儿呀,不管怎么说,过去的日子已经翻过去了,妈不想去追究,天地自有公道!”

再一次穿上旗袍的晓荟,已经没了怨言,她觉得生活给了她那么多的选择,她是值得的。

此刻晓荟穿着旗袍,是那么美丽安静。

双翠兰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QQ: 1709759240; 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1709759240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