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电灯之变

发布时间:2018-12-10 09:01 来源: 抚州日报
  

我村用电比较早,上世纪七十年代就通了电,因为离亚洲第一大铀矿——七二一矿较近。
提起装电架线的往事,已过古稀之年的姜江生,脸上的表情是丰富的。装电那年,姜江生正值三十来岁,人高马大的。当年冬天,七二一矿同意让全大队接用矿区的电。装电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有电线杆。村里在杯山山里买了二十根杉树,树围足有脸盆大。那个时候乡村没有公路,全靠人力运输,把这些杉树搬回来可花了很大力气。

姜江生带着村里七个壮汉,挑起了扛运杉树的重担。杉树每根都有十几米长,重达二百四五十斤,山路又崎岖多弯,两个人扛着,步调必须一致方能迈得开步。他们八个人像扛着四座独木桥,在蜿蜒的山路上缓慢地挪动着。从杯山到村里三十多里的路程,一个来回要花十四五个小时。二十根杉树他们足足花了五天时间才搬回村里。几天下来,他们的脚走起了泡,磨破了皮的肩膀,放上一根稻草都会疼。

最后一天,下一长陡坡时,裴绍根一个踉跄,杉树把他脸朝下压在满是石头的路面上,好在树梢轻,否则非把他压成豆渣饼不可!大家吓坏了,赶紧抛下肩上的杉树,七手八脚地把压在裴绍根身上的树搬开,扶起他。只见他脸上、嘴里都是沾满了泥沙的鲜血,两颗门牙也摔掉了,嘴唇肿得比鼻子还高。他走到水沟边,用手掬着沟里的水,胡乱地把血一洗,坚持着要继续扛树。大家不让。这时姜江生蛮劲上来了,推开了裴绍根,抢过他扛的树放到自己肩上,又要大家把他自己扛的树抬放到另一个肩上,与另外两人组成了三角形,继续前行。

杉树经过简单加工即成电线杆。架设电线一般取直线,自然要遇山穿山,逢水跨水。在陡峭的山坡上和泥泞的田垄里,全靠人力竖起这些又长又重的电线杆,其难度可想而知。

经过全村人的艰苦努力,在大年除夕的爆竹声中终于通了电!村里离变压器的线路太长,村民在不太亮的电灯底下过着年,电灯的光使年味比往年新鲜了许多。

八十来岁的谢丙生,见通了电,高兴得像个孩子。他对着白炽灯泡看了很久,好奇地问儿子:

“这灯加油的口子在哪里呀?”

“爸,不要加油,有电就会亮。”儿子被他逗乐了。

“电用完了,去哪里买电?加电的口子又在哪里呢?”老人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电是从矿山输送来的,我们交了电费,电就会从电线里流过来,直接流到灯泡里。”儿子强忍着笑。

“电线又不是空心的怎么流?难道电会沿着光溜溜的电线表皮流么?如果是这样,电不会从电线上掉下来?是不是在电线底下可以捡到电?”

儿子被问得哭笑不得,他自己也解释不透,只得搪塞:

“电吸力大,掉不下来!”

谢丙生也不问了,他知道儿子再怎么解释自己也听不懂。吃完年夜饭,一家人在厅堂中央,用上好的劈柴生了一大堆旺旺的岁火。大家围成一圈烤着火,其乐融融地守着岁。

半夜后,谢丙生先去睡觉,儿子帮他开了房间里的灯。谢丙生上床后,用大蒲扇想把电灯扇灭,扇了几下,只见灯泡在楼板下打着秋千就是不灭。他把身子探出床外,使劲对准灯泡一阵乱扇,灯泡晃到墙上,“砰”的一声碰炸了。谢丙生喘到嘴边的粗气被吓得咽了回去,直念叨着:

“熄灯还这么响,真吓人!”

儿子听到响声,忙进房间查看,拉了两下开关,见灯不亮,划了根火柴一照,看见灯头上没有了灯泡,心里有点可惜,但还是宽慰父亲说:

“爸,灯泡‘发’了不要紧,买一个就是。下次关灯拉下开关就行,不要用扇扇。”过年图吉利,他避讳说烂字。

谢丙生心疼死了,一个灯泡一块多钱,那时壮劳动力要干一天活才挣得到。

过了春节,大队开表彰大会,姜江生和裴绍根被评为装电灯积极分子。缺了门牙的裴绍根在钱与容貌的纠结中,碰到了一个镶牙游医,通过一毛一分的讨价还价,花了五块一毛二分钱,镶了两颗“金”门牙。又在二月花朝日子,与邻村一个“担得一担,扛得一袋”的女生产能手定了亲。据媒婆说,姑娘一是被裴绍根拉电中的先进事迹所打动,二是羡慕我们村里有了电。

当时,村里与七二一矿达成了协议,每天只在晚上供应三小时的电,主要用于做晚饭照明。过了几年,由于用电量逐年增大,两台变压器根本负担不起全大队五六百户人的用电,点亮的电灯只能发出细微的光,主妇们为了在切菜时不被切到手,总要在灶边点一盏煤油灯为电灯增亮。

村里的电逐渐成了一种象征,它的作用并不是照明,而是充当起男青年找老婆的门面。媒婆去说媒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村子好,有电。姑娘们听到有电灯照,芳心也会被“电”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用来充当门面的电不吃香了,而值点钱的铝质电线倒使人眼馋,一夜之间被小偷偷去了几百米。村民只得把小偷剩下的电线当废品卖了,杉树电线杆也被锯成了楼板。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村里重新有了电,并且二十四小时供应着电压稳定的电源。姜江生时常会乐呵呵地逢人便说:

“现在的电比原来的电就是有劲,一个灯泡就像一个小太阳,亮得穿门射壁,地上掉根绣花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近年来,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安装了智能电表,只要轻点手机就能把电费交好。各种家电让村民过上舒适便捷的现代化生活。现在姜江生在孙子的帮助下经常与外地务工的儿子在电脑上视频。裴绍根更是时髦,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衣衫笔挺,“金牙”也换成了几千元的烤瓷牙。

整天拿着女儿送他的智能手机拍这拍那,去年村里装好了十几盏高高的路灯,他迫不及待地把路灯照亮下的村庄夜景拍了下来,放在朋友圈里炫耀。

过去,白炽灯昏暗得照不出人的影子,而今立体照明的节能灯把村民通往文明幸福的路,照得清晰敞亮。

 李小明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1709759240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