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危急关头的抉择

发布时间:2018-09-03 08:45 来源: 抚州日报
  

1982年6月,抚州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抚河的容量超过了极限。

17日8时,抚州市文昌桥下水位超过警戒线1.56米。当天,省防汛指挥部在温圳召开有抚州、宜春两地负责人参加的“箭港分洪会议”。我身为抚州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抚州防汛指挥部总指挥出席了这次会议。会上,一是通报了抚河流域的水情、雨情;二是分析了雨情、水情的发展趋势,研究了分洪方案;三是提出了“严防死守”的防汛要求,要求做到“堤在人在,人在堤在”,保证抗洪抢险的胜利;四是要求迅速传达会议精神,研究贯彻意见。

晚上8点多钟,会议一结束,我就立即乘车赶回抚州。一路上,我想:这个会议精神关系到抚河沿线特别是以沙质土壤为堤脚的唱凯堤一线10多万群众的生命安全,必须迅速赶回去传达汇报,让集体作出决策。我心急如焚,对司机说:“把车开快点!”司机没吭声,只是默默地加大了油门。

“再快点!”

“不行,外面的雨太大,视线不清,路面又坑坑洼洼,而且积水很多,车子容易打滑,不安全。”

我没再吱声,心想,照这个速度,路上至少要走一个半小时,到达抚州后通知开会、汇报情况、分析研究、作出决策,起码又要两个小时,这样最快也要三个半小时。根据当时的水情、雨情、堤情,以及上游洪峰将于下半夜到达唱凯堤的综合情况,很可能我们的会议还在进行中堤坝就已坍塌,后果将不堪设想。

汽车在风雨中颠簸前行,密集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犹如千万支钢针刺击着我的心头。

过了云山,我让司机将车直接开到唱凯堤。借着车灯的亮光看去,只见猛兽般的洪水拼命撞击着圩堤,水位已接近堤顶,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泡泉,随时都有漫堤或决堤的危险。此时乌云低沉,紧压头顶,狂风呼啸,大雨倾盆,沉雷轰响,震耳欲聋。

一道闪电划过,照出了暴雨中狂乱摇摆的树枝和那在大雨中巡堤人员吃力地迈动着脚步的身影。当下已是晚上将近10点钟,怎么办?是按正常程序回去汇报还是留下来现场指挥?我心里非常矛盾:如不赶回去汇报,一是违背了关于迅速传达“分洪会议”精神的要求;二是违背了集体领导的组织原则。这两条我个人都要担责任。如离开现场赶回去,按照组织原则原原本本地传达上级精神,让集体作出决策,即使堤垮人亡,那是集体负责,个人不担责任,但这就违背了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也违背了自己的良心,那时谁来承担责任也无法补救,自己将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谴责。当时通讯条件差,再三打电话找地委书记都未通,在这种情况下,我毅然决定选择后者,直奔抗洪前线。

当我赶到华溪公社时,公社武装部长还在催人上堤。我对他说:“今晚洪峰来时,华溪到云山一线很可能会出现决堤,即使不决堤也会漫堤。所以,现在不是要组织人员上堤,而是要通知堤上的人员下来,组织群众转移到高地。”武装部长不解地对我说:“叶专员,上级要求我们严防死守,做到‘堤在人在,人在堤在’,你却要把人撤下堤,违背上级精神,谁敢负这个责任。”其实,当时我的思想斗争也很激烈:“上”与“下”虽是一字之差,但产生的后果却截然不同。组织人员上堤,符合上级精神,不管垮堤还是漫堤,也不论造成多大的损失,危及多少人的生命,那都可归咎于“人力不可抗拒的天灾”,自己没有责任。而通知人员下堤,则是违背了上级精神,个人要承担产生后果的全部责任。如果今夜决堤,有人会说你指挥不当,抢救不力;如果今夜没决堤,人家又会说你动摇军心,涣散斗志。我十分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弄得不好,不仅头上的“乌纱”难保,甚至还会受到更严厉的处分,断送个人的政治生命。根据水利部门的测算和对水情、雨情、汛情的分析,凭我对唱凯堤情况的了解和多年来抗洪抢险的经验,眼下洪水已超出了圩堤的承受能力,不管上多少人,唱凯堤都难以顶住今晚即将到来的洪峰的冲击。既然保不了危堤,那就要保群众的生命,要让堤上的人员下来,组织群众转移。在这关系到个人政治生命和十万群众生命的严峻考验面前,我下定决心,冒着牺牲个人前程的风险,断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叮叮叮……”临川县委办公室的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翁琴香。我对着话筒说:“翁琴香同志,我命令你以县委的名义通知唱凯堤沿线抗洪抢险的干部群众立即从堤坝上撤下来,抓紧组织群众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刻不容缓,立即行动!”

接着我又先后到了唱凯堤沿线各个公社的防洪前线指挥阵地,督促他们一个队一个队地通知基层干部作好两手准备,一面留下部分青壮年守堤护堤,同时也要保持警惕,注意安全;另一面迅速组织群众转移,要求干部群众通宵不睡,所有群众必须在当晚12时前撤离可能被淹没的地带,转移到山丘高地和楼房屋顶。

18日凌晨2时30分,唱凯堤华溪段决口了。顿时,汹涌的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发疯似的怒吼狂奔,吞噬了整个华溪、唱凯、罗针三个公社和云山、罗湖两个公社的部分村庄,淹没良田10万亩,受灾群众10万人。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各地认真落实撤离方案,赢得了极其宝贵的几个小时,抢在决堤前及时迅速地组织了群众转移,保护了10万群众的生命安全。

实践证明,自己留在一线指挥是对的,从当时的实际情况出发通知人员下堤组织群众转移也是对的,避免了10万群众伤亡。作出以上抉择,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核心问题是以什么为判断标准。由此也证明,危急时刻抛弃个人得失显得多么重要。我也为自己冒险作出的正确抉择感到欣慰,觉得做了一件自己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事情。

灾情发生后,我又立即投入到抗灾救灾工作中,七天七夜没有回过家,没有刷过牙,没有换过衣服,没有上过床。累了,找个地方靠一下;困了,闭上眼睛眯一下。这几天,地区广播里没有听到报道我的声音,报纸上没有见到报道我的文字。第七天,《赣东报》记者来到灾民集中的罗针公社狮子山,他对我说:“叶专员,您在危急关头冒着巨大风险果断决策,保护了10万群众的生命安全。可是,一个星期以来的抗洪救灾报道都没有您的内容,今天我们给您照个相登到报纸上去。”我说:“你看看眼下被洪水围困的群众,我还有心思拍照片?”

作者简介:叶学龄,1933年6月出生,江西进贤县人,出身农民,念过四年私塾。1952年参加革命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进贤县第七区区委领导成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委党校副校长,县委办公室主任,县革委常委,党的核心五人小组成员。七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初,任中共临川县委书记,抚州地委副书记,抚州行署专员。后任中共宜春地委书记,省统战部长,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中共全国十三大代表、八届全国政协委员。1998年退休后热衷生态摄影,先后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生态影展十多次,观者超过十万之众。出版过十多部生态摄影专集。获国际、国内多项大奖。2008年,在进贤县老家,建有一座6000多平方米的摄影艺术馆,无偿捐赠当地政府所有。出版《实践与理性思考》《成语今用》《回眸》等著作。

叶学龄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