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两棵树

发布时间:2018-07-30 08:08 来源: 抚州日报
  

国兰家责任田边的两棵杉树已经成材,她准备砍下打家具用。那天,她借来锯子和斧头,喊来两个儿子拉锯,自己站在一旁指挥。正当摩拳擦掌之际,忽闻有人尖叫:“不准砍树,树是我家的,要把树砍了,我跟你们没完。”国兰转身,发现妯娌如意气喘吁吁小跑过来,“国兰,你凭啥砍我树,你也太欺负人了!”如意来到树前很是气愤。“我家的树想砍就砍,难道还要跟你商量,你以为你是谁?”国兰大声反击。“你蛮不讲理,树是我栽的,当然是我的。”如意紧紧抱着树争辩着。国兰的大儿子站起身对国兰说:“妈,婶婶说这树是她的,那么这树就有争议,咱就别砍了,要不叫村长来调解。”国兰见僵持下去不会有好结果,只好悻悻地回了家。

国兰是个能干的女人,因为丈夫常年在广州打工,所以家里大事小事都由她处理。翌日,国兰派儿子请来村长又喊来如意,三人坐在屋前院落里讨论起来。国兰说:“村长,你来评评理,这两棵树是我的,还是她的。”如意说:“村长,我孤儿寡母的,你可要替我做主。”村长了解情况后对她们说:“你们什么都别争,两棵树一人一棵,我做主,反正都是家里人,肉烂在锅里。”国兰和如意心里不痛快,心想你村长理应秉公办事,怎么可以和稀泥,这算咋回事?“你们说话呀。”村长催促道。国兰和如意像哑巴似的一声不吭,村长催了几次仍没结果,气得扭头就走。国兰迅即跟了出来,赔着笑脸劝村长留下来吃饭。村长没好气道:“气都吃饱了,还吃饭?你们去闹,看不被人笑话!”如意趁机溜回了隔壁自己的家。

国兰想既然村长解决不了,何不请自家小姑子来调解。国兰清楚小姑子晴风做人大气,而且能说会道。正巧过了两日,远嫁外地的小姑子晴风回娘家探亲。她先到国兰家,后又去如意家。当得知两个嫂子为了两棵杉树闹得不可开交差点动手时,晴风很难过,便决定留下来解决问题。
晚上,晴风住在了国兰家,又把如意拖来。三个女人一台戏。国兰看着晴风说:“你来评评理,这两棵树在我责任田边,你说是我的,还是她的?”如意拉着晴风的手道:“树是我早年种下的,你二哥去世早,我孤儿寡母的,你可要替我做主。”晴风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平静地说:“你们都是我的嫂子,若信得过我,你们就得听我的,信不过我,我住一晚明早就走!”妯娌俩点了点头。晴风毫不含糊道:“一人一棵。”国兰和如意满脸狐疑直愣愣望着晴风。“二嫂,我问你,如果大嫂将树栽到你的地边,遮住庄稼的阳光雨露,吸收地里的肥料营养,这树长大后,你会把树归还她吗?”晴风认真地问。如意心里“咯噔”一下,不知说什么好。“大嫂,我是家中老小,爸妈死的早,14岁时我就跟你过,20岁时有劳动能力了,你又说二嫂有三个儿女,二哥又去世了,让我跟二嫂过,可以多帮帮她。再后来你们把责任田进行了调整,当时完全可以把两棵小树移走,但你和二嫂都不计较,可为什么今天会有这样的结果?”晴风一一说道。国兰和如意哑口无言,窘得脸通红。晴风说到动情处,两眼闪着泪花,国兰和如意也不停地用手擦拭着眼睛。

第二天,两棵大树在国兰儿子的锯刀下应声倒下,国兰喊如意过来拉回属于自己的那棵树。如意笑着说,“大嫂,你全拿走,大侄子要结婚了,打家具需要木材。我那是跟你斗气,我是觉得你砍树没跟我打招呼,是看不起我,心里不痛快,我不该那么小心眼。”国兰听了如意的话,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徐建明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