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QQ:660169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遇见另一个自己

发布时间:2018-07-09 08:08 来源: 抚州日报
  

这几年里,我习惯并喜欢上在树阴下无所事事,一边看着小路上人来人往,一边慵懒地享受时光。又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搬来竹椅歇着,几只小鸟飞来落在枣树枝头,发出悦耳的鸣声。两个小学生骑着自行车欢快地路过,说谁先到西江头谁获胜。又有小女孩们穿着漂亮的裙子走来,要去买冰棒和辣条。这时,一个高亮的男童声传来,“项宇,好了没有,去摘枇杷了。”恍惚中,我似乎也听到了儿时玩伴的叫声,思绪一下子飞到了童年。

“秀云,走了。”是来财的声音,我俩约好一起去捡板栗。来财是我的小学同学,名字有点俗,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可爱,来财浓眉大眼,有着肉肉的小手和圆墩墩的身材。秋天是板栗成熟的季节,我们经常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或是周末清晨,来到栗子树下,拿着树枝弯着腰在草丛里探寻,或是蹲着身子认真地拨开一片片草,在找到几个板栗后,那心情就像是发现珍宝一样激动,“这有一个,哇,又有一个,两个……来财,你找到了多少?”“我也得到了很多哦。”“来财,快过来,这里有三个栗苞,都是刺,我弄不开。”“来了来了。”通常是我俩的小口袋都装满了,又用衣服兜了很多,自豪归去。

只是后来到了三年级,长辈们都去打工了,我留在了六叔家,而来财和爸妈一起去了外地。然而,小时候是没有忧伤的,很快我又有了新玩伴——堂弟和两个堂哥。放假了,我们跟着叔婶去山上砍柴,对于农村小孩来说,山不神秘,相反还是免费的游乐园。我们进过很多大山,最频繁的就属高营,它很高很陡,里面是深山。大人在砍柴时,我们爬树,看谁爬得高;又用树藤荡秋千,欢叫声在山里回荡;还把山坡当成滑梯,丝毫不理会衣服上的黄泥土。回来时,四个孩子拖着长长的树干,一路吹着徐徐凉风,又有山间鸟鸣做伴,走一下歇一下,歇一下走一下,出山时能俯瞰到全村,然后大喊一声——“回来啦!”惊得鸟儿四起。我们还下河撒网捕鱼,在草垛里捉迷藏,用蛛网网蜻蜓,仿佛我们是天地的孩儿,无忧无虑。

回过神来,才发觉,一转眼十六年就过去了。可如今呢,高营不高了,深山里高挺粗壮的树少了,因为大山被人承包了,一辆辆卡车长驱直入,把进山的路撑宽了压平了,再看不到全村的面貌。如今,堂哥堂弟都当了父亲,在为生计辛苦奔走,脸上早有了岁月的沧桑。而我,曾经对未来有着无限希冀的我,却因病痛饱受折磨。还有来财呢,他在哪?我无从得知。自从他跟着父母出去后,我就一直未见过。他还记得我吗?他不知道,我在读五年级时也离开了村子,后来上初中高中大学硕士一次比一次离家远。从前,我把自己看作是村子的客人,而今,生病多年的我回来成了主人。我守着进村的小路,经常从村头走到村尾,只是再没见到那个和我一起捡板栗的来财了。他活在了我的记忆中。

倏然发现,生命中人与事来了又去,都是过客,而那些美好快乐也都化为了记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模糊,直至忘记。可那又怎样呢,毕竟我们感受过了啊。我们经历快乐,也会经历苦难,但困境与磨难不应是沉缅以前快乐的理由,就像此刻,眼前一群欢声笑语的孩子走过,而我身患重病,心里就要生出不平衡吗?这几年来,我渐渐明白,上天给你的,你都得接受,还要心平气和地接受,抱头痛哭和躲在对过去的缅怀中都不明智。人还是要向前看的,今天、明天,远比昨天重要。

喜欢泰戈尔的《生如夏花》,“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保持对生命的热忱,过好当下,一如我静静地听着风过绿叶的声音,欢喜自在。

吴秀云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