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QQ:660169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插 秧
张传鹏

发布时间:2018-07-02 08:21 来源: 抚州日报
  

f7Q001-

      民以食为天。粮食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东西,南方主要产水稻,插秧则是水稻生产中的重要环节。

十多岁时,我跟着大人去田里提秧,说是可以记工分。田里六七个插秧师傅,个个弯腰弓背,左手吐秧右手插秧,身子往后打着退步,同时移动着身后的秧盆。这些秧盆有些是家里用的搪瓷脸盆(那时还没有塑料盆),颜色花纹都各不相同;有些是请木工师傅专门制作的木头秧盆,有带把的和不带把的,看上去很精致。在他们嘻哈的说笑声中,我忙的像只兔子,飞奔在田里和沾秧的地方,往往是塞满了这边几个盆,那边几个盆又空了,一旦赶不上,脾气不好的还会凶人。最烦人的是蚂蟥,一不留神脚肚上就挂着几个吸饱血的“袋子”,摘下来会有一个圆圆的洞,又痒又痛。插秧师傅们有的脚上绑了个小竹筒,里面浸泡了烟叶,抓着蚂蟥就往里丢,没绑竹筒的,抓着就往水沟或是田坎上丢去。当时插秧师傅的工分是按面积计算的,一般每天十二至十五分。专门做犁耙活的十二分,拔秧的妇女八分,我是提秧的四分。还有一个比我稍大点的伢子专门沾秧,是六分。那时候插秧需要一位专门沾秧的,就是水桶里放一点硫磺,秧苗根要在硫磺水里蘸一下,这样插下的秧苗更容易转青,尤其是早稻。后来大量使用化肥了,就没有了沾秧这道工序。

初中毕业后,因家里经济拮据,我放弃了进一步求学的机会,回家种田了。插秧,成为我每年必做的农活。集体的田早已承包到户,家家户户种田的积极性非常高,一家人要按时节安排早稻、中稻、晚稻的种植,还有收完烟叶的烟田稻、摘完莲子的莲田稻,真正是“四海无闲田”。为了抢时节,不论是烈日当头,还是大雨倾盆,都得下田插秧。杨万里的《插秧诗》是真实的写照:“田夫抛秧田妇接,小儿拔秧大儿插。笠是兜鍪蓑是甲,雨从头上湿到胛。唤渠朝餐歇半霎,低头折腰只不答。秧根未牢莳未匝,照管鹅儿与雏鸭。”

家乡插秧最隆重的要算端午节前后栽插中稻了。中稻田一般是土地较贫或者缺水只能种一季水稻的田块,在山区中稻田面积也是较大的。插中稻秧时大家都会先约定好,五六户人家相互打个伴,男女齐上阵,拔秧、挑秧、提秧的人手都有,通常一天就基本搞定,然后第二天再到另一家。东家这天忙得不亦乐乎,要打糍粑,办“十大碗”,像做酒席一样。田里拔秧的妇女,欢快地谈论着这家媳妇那家老公,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这边插秧的男人,下田前先是拘一番礼,推出一位最好的师傅“打头”,然后其他人依次跟上。在插秧过程中,总免不了会提起某某前辈插秧手艺如何好,插的秧苗跟拉的线一样直,还有一些百谈不厌的故事,诸如在田中间放一把秧苗,一人一头往中间秧苗处插去,两人接上时行路笔直分毫不差。资格稍老的总喜欢调教年轻的新手,诸如四方眼要摆正,没到田角不能起身,左手不能放在膝盖上,双脚要尽量摆开之类。除了说插秧的事,还会你一言我一语说一些搞笑的乡野趣事,或者大声招惹不远处拔秧的喜欢开玩笑的妇女,引起一阵兴奋的起哄或嗔骂。甚至收工后,这种快乐的嘈杂声还会一直延伸到东家餐桌,乃至整个屋场的坪头巷尾……

现在家乡热闹的插秧景象已不复存在了,孤独的留守老人守着冷清的村庄,好多农田已经荒芜。每次回到村子,我总要走遍每块熟悉的田地,在清新的空气中,回想起大半辈子在土地上辛苦劳作的情景,还有记忆深处难忘的插秧时光。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