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QQ:660169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云上涂家寨

发布时间:2018-06-11 08:36 来源: 抚州日报
  

暮云欲来,斜阳未去。狭窄的盘山路犹如一支画笔游走于青黛之间。鱼鳞云仿佛婚宴上的新娘,高洁无瑕,沉静中暗蓄着奔放。霞光渐渐低于车窗,群山渐渐低于眼帘,我们,于不知觉间,冲到了云之上。

传说中的涂家寨,已然无寨可言。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村落掩映于林木中。抬头可见的古树即是村庄身份的证明,涂家寨,曾经有着怎样的风雨历史。古樟、古枫、古苦槠,一棵又一棵,站在山道边,倔强地守望千年,守望着涂家寨的传说和神秘。我像置身云朵,隔着一层纱帘,阅读一个化外部落的另类史记。万物缄默。瓦片,砖头,落叶,草茎,树木,村道,一切似乎在等待我们前来解密。

山巅竟然卧藏着一处如此平坦的桃源之地,令我始料不及。一幢幢砖瓦房和木楼平静地厮守着祥云环绕的光阴,任凭树木逐年围合,任凭四季更迭。右侧低洼处,十几只蜂箱分两排摆开。没有遇见养蜂人。一大群鸡啼叫着迎上前,很快塞满了道路,它们没有丝毫怯意,拿眼瞅瞅汽车,瞅瞅我们,瞬息之间,像波浪一般扩散开来。一孔烟囱钻出瓦片,安静地等待主人发号施令,旁边坡地上的芦苇摇曳生姿,犹如传令小旗。涂家寨真是安静,安静得近乎幻觉。

我们沿着村道往纵深行走。没有崎岖不平的情形。实在无法跟壁垒森严、十面埋伏的江湖山寨挂起钩来。涂家寨跟宜黄县的任何村庄一样,宁静,旷逸,眉目温婉。

其实,涂家寨闻名于世,是由于有“四怪”,也就是“一尘不染堂,气温也反常,人口不报百,泥鳅遍稻田”。第一怪,是指涂氏祠堂建立近六百年,无人专管,却干净如洗。第二怪,寨子里的气温夏凉冬暖,山上温度在寒冬腊月之际反倒高于山下。第三怪,村民忌讳“100”这个数字,凡是人口满一百,上报时按少一人办理。第四怪,在涂家寨的冷浆田里,可随手抓到泥鳅。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中午吃饭若没菜,田里泥鳅来得快。”这里虽然距离县城不过十几公里,但山高地险,易守难攻,一般人难以涉足,更添一分神秘。

空村不见人。我们好像影视剧中的江湖侠客,正进入一个玄幻诡秘、机关重重的古堡。枯草不时漫过双脚。仿佛有一种寂静的波涛缓缓席卷而来。

迎面撞见两棵枫树。它们如同一对生死不离的情侣,即便落尽叶子,也不会停止舞蹈,相互欣赏,相互搀扶。它们一定见证了涂家寨兴衰荣辱、悲欢离合的发展过程,它们一定见证了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的情景。房屋毁了再建,涂、陈、吴三姓人家抱团取暖,一代代沉静地传递接力棒,将一个村庄的历史写了1600年。那些最有温度的文字,与石麓山的泥土融为一体。

偏居山头,涂家寨似乎并不愁水。即便在深冬季节,这儿的池塘也波光粼粼,鸭子们可以尽情嬉戏。桃红柳绿,不过是春风抵达的时间问题,那时,山顶也将出现江南意趣,全然没有草莽模样。涂家寨的心情故事,没有谁刻意记载,它们隐藏了诗词的一面,只以草木的样子示人。

继续被古树牵引目光。有了这些年长的植物,涂家寨更接近天庭,站在一部分云的上端,被另外一部分云环绕。月上林梢时,寨子里的后生甚至可以跟嫦娥说说悄悄话,诉诉衷肠。这个以寨为名的云上村庄,曾经演绎过多少兴衰故事,又有多少传说化为植物的低语?

所有的房屋蹲在薄薄的阳光里,等待又一次日落。稻茬好像金黄的波浪,依旧是田野里的某个主题。山岭起伏,在大山的峰巅构成新的丘陵王国。一头牛,便是落于青色与黄色间的墨点,一点又一点,蠕动,晕染,如同墨遇见了宣纸。胡鸭喜欢夸张地展翅飞翔,不高,但动静不小。鸡鸣,狗叫,只是不知传自谁家檐下或者院落。动物与植物,是涂家寨的语言和文字,堆满各个方向、各个角落。涂家寨属于二都镇帘前村,旧时侠客和盗匪交织,既有化外之安逸,也有江湖之动荡,传闻抗倭名将谭纶便在这一带杀匪首于窗台竹帘前,迄今听来依然惊心动魄。

无法见识涂家寨的旧光阴,但是,还有一座经年的涂氏宗祠可供流连。

涂氏宗祠位于村西北,背靠村庄,面向青山沃野,这座砖木结构的建筑竟然闯过了近六百年风雨,仅此一点,便是传奇。祠堂为上下两进,内部雕龙画凤,天井大气,装满云朵,虽然大门敞开,却干干净净,不惹尘埃。有人称,祠堂里安装了“壁尘珠”,所以百年不染尘。也有人说,工匠们在建造祠堂时特意添加了驱虫的材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涂氏宗祠像一朵开满迷雾的花,没有蚊虫,没有蛛网,没有积垢。

转悠了一圈,在祠堂的门楣下站定,讶然发现不知何时起,附近出现了一位夹克男子,他正仰头看着门楼的飞檐。一问,男子也是慕名而来,专程领略“一尘不染堂”的神奇风采。

风从远方吹近,隐隐有清香。干净的涂氏宗祠静静地站在天与山之间,分明就是一居士、一高人。涂家寨的建筑,没有破败,唯有禅一般的等待。

我妄自揣测,这山野之中,一定湮没着曾经的石寨遗址。陪同的人没有回答。我们披着夕色,从原来的登山道下山,体验当年涂家寨人的艰辛。小径几乎是沿着岩壁开凿出来的,陡直,狭仄,粗粝。满脑海想着涂家寨人迎娶新娘子的镜头,他们该怎样走过这一级一级台阶,将命运交给一座山。

松涛阵阵。流泉叮叮。云无涯,等待我们穿越。

彭文斌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