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QQ:660169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绿树村边合

发布时间:2018-04-23 08:27 来源: 抚州日报
  

随意走近一个村庄,最先映入眼帘的,一定是高大的树木。棵棵树木和寸寸热土是组成村庄的基本元素,离开枝繁叶茂的树木,村庄该有多么荒凉沉寂。

树木和我们的生活密不可分。小院里的桃树、杏树、樱桃、梨树、枣树,不仅用五颜六色的花朵装点着平静踏实的日子,还奉献出甜蜜的果实丰富着粗茶淡饭的生活。睡了几代人的床曾是雀鸟从另一个村衔来随便放在池塘边的一粒小小的树籽,压过很多肩膀的扁担曾是村后坟地里那棵大松树一根微不足道的手臂,大红色的八仙桌去年还在村头开着洁白的槐花,光滑的铁锹把前天还挂着饱满的桑葚,晾晒衣服的绳子没日没夜地拴在门前两棵柿树的腰上,竹筐、锄头一到农闲就挂到了窗前柳树的手上。父亲小时候在院前栽下的一排椿树早成了家里的房梁;母亲在厨房边精心栽下的两棵石榴已经甜过全村每个孩子的嘴巴;姐姐上学时在屋后栽下的几棵桐树也已成了她的嫁妆;弟弟在竹林边随手栽下的一棵苦楝年年都牵着他远游在他乡的心肠。骄傲的花喜鹊向来都把家盖在村里最高的树上,勤劳的蚂蚁一直把觅食的路修到了最高的枝头。丑陋的毛毛虫只有藏在最宽大的树叶下才能躲过小鸟,蜕变成漂亮的蝴蝶;风儿只有缓缓地吹动每一片树叶,才能弹奏出动听的音乐。

树木是村庄须臾不可离开的一部分,它们却不需要我们付出太多的精力去照顾。

槐树、椿树、楝树、柳树、榆树等普通的树种,和小草一样,是不需要种的。春风吹绿村庄之后,树木的幼苗在塘埂和村路边的草丛里、在房前屋后的大树下、在池塘边的泥滩上,悄悄探出毛茸茸的小脑袋。开始是一对嫩黄色的叶子,不几天就生出绿色的两片,和以前的叶子呈十字形交叉,等白色的茎慢慢变成了黑色,再生出两三对绿叶之后,最初的两片一脱落,幼苗就可以挺直腰杆生长了。大部分幼苗是不幸的,或是被鸭掌踩断,或是被鸡爪挠断,或是被猪嘴拱走,或是被雨水冲走。只有很少幸运的不会夭折,它们在原地长到第二年,大致有一人多高后,在浓荫下不能长大的,或是影响走路的,会被布满老茧的手或稚嫩善良的手,移到村前村后的空地上或房前屋后树与树的间隙里。刚栽上时,需要浇定根水,以后再也不用管它了。永远不用担心它们长弯了,被风吹歪的身子自然会被风吹直,吹不直也不要紧,长大了自然就直了;永远不用担心它们长不大,它们风餐露宿、栉风沐雨,把日精月华一圈圈封闭进正在强壮着的身体里,慢慢长成一树繁花、一树浓荫、一树鸟鸣,最终变成结实的房梁、好看的家具、耐用的农具,连枝叶都有阳光中火的质地,可以做饭、取暖。

桃树、梨树、柿树这些果树苗是需要培育的。育苗、嫁接,大致需要一到两年,这些幼苗不仅需要雨水,还需要汗水来浇灌,才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长大。长大后的果树苗和兄弟姊妹们分了家,从地里移到家家户户的院门前,或是移到了其他村子,浇上定根水后,它们就成了懂事的孩子,不需要大人操太多的心了。它们认准了这一小片土地、这两扇木门,从此和这家人一块儿过起了亲昵的日子,荣辱与共,休戚相关。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村庄美丽,春华秋实。树木下长大的农人有着树木一样正直朴实的品质,不管移往何处,这品质不会改变。我是一棵被移往他乡的树,我留恋那绿树掩映下的村庄,更留恋那一方养育我的土地。

李季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