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QQ:660169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古人“簪花”趣事多

发布时间:2018-04-20 08:24 来源: 抚州日报
  

f7Q003

在关于花的审美方面,古人之间有着惊人的一致,在冠帽或者发髻上插几朵花,必然赏心悦目。这种来自花的装饰,有一个更文雅的称呼,叫做“簪花”。古时的温室技术不如现在这般发达,花的种类也不及今天这样丰富,他们头上的花饰有时是鲜花,有时是用绫罗绢纱甚至纸做成的假花。

据史料记载,秦始皇曾规定,嫔妃在正式场合必须戴花,宫女也要戴花。东汉时期也有簪花的习俗,四川成都永丰天回山出土的东汉墓女俑,其发髻上就戴着四朵大菊花。据《晋书》的记载,三吴的女子听说织女去世,互相戴上白色的茉莉花表示哀悼。

到了唐代,簪花已经是女子之间相当流行的一种装扮了。白居易的《长恨歌》里有一句,“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说的就是当时住在蓬莱仙宫的杨玉环,得知唐玄宗的使节到访,来不及整理妆容,匆匆忙忙出来相见,所谓“花冠”便是其戴在发髻上的一种花饰。

彼时,爱簪花的不仅仅是举国上下最受关注的女性之一杨玉环,民间乡野的普通女子也喜欢簪花。尤其是在阳春三月,春花盛开,普通的女子平时消费不起绫罗绸缎做成的假花,此时却有更加灵动美艳的鲜花可戴。元稹的《村花晚》里就描述了乡间小女儿们摘花、戴花的娇俏劲儿:“三春已暮桃李伤,棠李花白蔓菁黄。村中女儿争摘将,插刺头鬓相夸张。”

在唐代,簪花除了是一种美化装饰,还是秋天里重阳节的一种风俗。王维的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中有一句,“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里的“插茱萸”说的就是重阳节里鬓发插花的风俗。除了插茱萸,他们还戴菊花,有诗为证,杜牧《九日齐安登高》:“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

簪花从秦朝开始逐渐流行上千年后,已经不仅仅是女子的一种装扮习俗,也是男子的节日习俗。在宋代,男子在平日的生活里也相当喜欢簪花。

其实一开始,宋代男子也不是那么爱戴花,毕竟在世俗的眼光里,戴花往往是女性的一种装扮方式。但是,宋代高层的统治者可不这样认为,他们赏赐下属花,这是荣誉和恩宠,下属应该亲身好好戴着,而不是让随从捧在一边。

从宋太宗始,皇帝会为每年的新晋进士摆喜宴簪花。当年司马光考取功名,参加庆贺喜宴。众人都戴着皇帝赏赐的花,只有他因为觉得自己出身寒家,不喜欢奢靡而未戴。同年考取功名的人看见了,觉得不妥,跟他说,这是皇帝赏赐,必须戴,君命不可违,司马光这才簪花一枝。
最初很多宋代官员跟司马光一样,并不喜欢戴花。后来,根据上层的意思,负责监察官员的御史便制定了规定:凡是皇帝所赏赐的花,官员在参加大宴或者宫中的其他筵席时,必须自己戴好,不能让随从捧着,若有违反者,欢迎大家举报纠正。

诗人杨万里曾在诗里写过宫中筵席上的簪花盛景:“春色何须羯鼓催?君王元日领春回。牡丹芍药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另一位诗人姜燮也写过满朝上下的簪花热闹:“万数簪花满御街,圣人先自景灵回。不知后面花多少,但见红云冉冉来。”而且在当时,不同级别的官员会被赏赐不同颜色和质地的花。据《宋史》的记载,“大罗花以红、黄、银红三色,栾枝花以杂色罗,大绢花以红、银红二色。罗花以赐百官,栾枝,卿监以上有之;绢花以赐将校以下。”

随着上层统治者对簪花的重视和认可,以及民间兴起的一些关于簪花可沾喜气并辟邪的民俗,簪花在宋代男子间也流行开来。当时的文豪苏轼就很喜欢簪花,他的一些诗词里都有这方面的描写。苏轼在杭州做通判时,曾应邀去当地的吉祥寺赏牡丹,赏花自然也要戴花,“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醉归扶路人应笑,十里珠帘半上钩。”再如他的《答王巩》:“子有千瓶酒,我有万株菊。任子满头插,团团见花不见母。醉中插花归,花重压折轴。”戴牡丹,戴菊花,在《次韵子由月季花再生》中则戴月季花:“聊将玉蕊新,插向纶巾折。”

如果时光穿越,此时正是宋代春光将暮、百花尽开的某一天,那么大街小巷定是回转着袅袅卖花音。卖花人挑着牡丹、芍药、棣棠、锦李、紫荆、映山红等,游走叫卖,正如宋代小品文集《梦粱录》里所记载,“卖花者以马头竹篮盛之,歌叫于市,买者纷然”。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