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QQ:660169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家乡的藓菍果

发布时间:2018-04-16 08:28 来源: 抚州日报
  

清明前后,几阵和煦的春风,几场迷蒙的春雨,故乡的田垄山塝就长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菜。我们最喜欢的是鼠曲草,当地土话叫做“藓菍”,用它做的米果很是清新可口,我们称为藓菍果。

藓菍草长到一两寸高,顶着淡黄的小花时,我们就三三两两地去采了。开了花的藓菍草做的清明果格外香甜。春天的原野很是清新,风儿暖暖的,阳光融融的,泥土软软的。我们边聊天边采,小半天就能采到一大篮子。采回来的藓菍草被奶奶认真地洗净,放入锅里用热水焯下,再用菜刀剁碎捣好汁后慢慢冷却,这时可以去磨米粉了。

奶奶那时已经九十来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还能种地,喂鸡,甚至纳鞋底。她爱干净,总是把自己收拾得很利落,虽然踮着一双小脚,可做藓菍果时一点不含糊,用的糯米粉和硬米粉她必须亲自磨,虽然村里早有磨粉的机器,但她总说自己磨的更有韧劲。糯米和硬米按一定比例淘净放在水里浸泡半天,待米泡酥了之后,沥干就可以磨粉了。石磨比较重,干粉尤其难磨,必须两到三人才能完成操作。奶奶总是一手推着磨,另一手不停地一小勺一小勺地加着米。磨推子用粗绳系在房梁上,与石磨成平行状态,母亲怕奶奶累着,常常用力握磨推子下边,减轻奶奶的负担。渐渐地,有白花花的粉从磨下面溢到圆形的石槽里。有时忙不过来,就叫上我。我是个比较懒的家伙,推了不多会儿,总能找这样或那样的理由出去玩。

粉磨好后,便和冷却的藓菍连草带汁一起和好,先用手揉成团,根据干湿程度加入适量的水揉匀。揉米粉是特别需要手劲的,奶奶总是一边揉一边用袖子揩着头上的汗。

绵软的粉团在奶奶手里揉捏,隐隐有股子香气,那气味是春天的甜腥气。把粉团揉成长条一字排开,开始做藓菍果了。奶奶总能将粉团捏成各种好看的形状,如小狗,小兔,甚至小猫,然后在这些小动物的肚子里包上早就调好的馅,甜的有糖和芝麻,咸的有腊肉和笋。我们一排儿围在灶旁,有时也忍不住抓上一小团自己捏,可捏来捏去,就是没有奶奶的好看。捏完之后,开始上锅蒸了。我们的馋在那时就表现得淋漓尽致,巴不得马上就熟,从禾场到灶旁,每隔几分钟要来问一次,把鼻子凑到锅盖上,一再问,熟了么?奶奶总慈爱地说:“小馋鬼,再等等,提前开走了气就不易熟了,也不香了。”

好不容易盼到藓菍果熟了,开锅的藓菍果碧绿透明,氤氲着一层层香气,仿佛一块块翡翠。我迫不及待地拿起,咬一口,细腻柔软,有嚼劲。有时吃到糖馅的,那化了的糖就顺着芝麻喷了出来,烫得我“哟哟”直叫,却也欢喜。如果吃到腊肉和笋的,就开心得不得了。(那时家里穷,肉总是吃得少。)这个时候,奶奶总是拿出几个碗,每碗装上六个或八个,叫我端着给左邻右舍送去,说让他们也尝尝鲜。我蹦跶着边走边吃,记得有一次我一口气竟吃了十个,到晚饭时还直捂着肚子不敢动弹,让大人们一个劲笑话。

如今,奶奶早已离开我们,她踮着小脚忙碌的身影却常出现在梦里,还有那磨推子的吱吱声和石磨的嗡嗡声,总在耳边响起……

罗园芳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