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QQ:660169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3>
棠阴遇见

发布时间:2018-04-09 08:10 来源: 抚州日报
  

这回,特意挑选了一个晴日朗朗的天气再赴棠阴。之前似乎跟雨中的棠阴有缘,或秋雨绵绵,或春雨濛濛,连文字也夹带着湿漉漉的气息。至于所拍摄的照片,好像胶卷曝光不足,效果差强人意。看一眼阳光下的棠阴,渐渐成为心愿。

暖洋洋的阳光在老街洒满碎金。“蝙蝠厅”外,老人面壁而坐,将整个脊背出让给日头。或许见惯游客,他甚至懒得动弹,顾自埋头翻阅着书籍。整座牌楼呈八字形状耸峙,没有那种衰态,暖色调跃然其上,瞬间缩短了距离感。我猜想布商当年一定是这宅子里的常客,品茗,谈生意,拉家常。宜水河中那些漂洗夏布的身影,曾经也以如此的暖色调在布商的眼波里荡漾。

由于是熟门熟路,我端着照相机直奔巷弄。尽管历经劫难,棠阴依然幸运地保留了一些原汁原味的古巷子。巷间,青石板铺路,砖墙森严,飞檐翘角造型优美,怎样看,都是一种美学。有了艳阳的照顾,光线充分,画面的冲击感强烈、震撼,波浪一般席卷而来。

古镇依旧平和。晒竿上,被子、衣裤组合成缤纷的图案。阳光使老屋生动起来。当年,晾晒夏布的姑娘一定喜欢这样的日子,劳作之余,唱唱宜水河一样清亮亮的歌谣,跟小猫小狗说说话,不知不觉,心事被枝头的鸟衔往云间。古镇曾经的辉煌和百般恩宠被青砖灰瓦所记载,只有心静如水的人才能读到其间的奥秘和妙处。我这颗躁动的心,需要棠阴的时光细细过滤。

与每一幢古建筑相遇,是情缘,也是福分。旧时的棠阴人将自己的生命一点一滴凝结于一砖一瓦中,也将自己的体温一丝一缕传递千里之外。每一扇打开的门,犹如盛开的花朵,以足够的耐心和热情对待世间。我熟悉这些建筑的布局,也愿意回想起与一些棠阴居民相遇的情景。比如,在“芸晖光碧”宅院里,我曾经像猫一样跟随一位拄杖的老妪,渴望用镜头记录其身影。今天,阳光如此奔放,却没有等来故人。

我不甘心,一直往宅院深处疾走。门,几乎一律敞开,那位把风霜掩藏在皱纹里的老妪终究没有现身。倒是一位中年男子从厨房里走出,手里端着一盆水,乍然撞见我,他一时呆了。我一语不发,继续绕着宅院兜圈,然而,奇迹没有出现,墙头本来葱葱绿绿的藤萝,此时悉数枯萎。阳光在门额上留下凹凸不平的表情,也许,在朝我做出某种暗示。

我没由来地为往事沉默。棠阴幽幽暗暗的历史角落里,忽略了多少小人物的背影。他们在河滩上唱着光阴之歌,将夏布漂洗得比月光还白,他们沿着宜水河建设家园,鳞次栉比,吸引南来北往的过客停驻,他们字正腔圆地演出宜黄戏,倾情为脚下的土地呐喊。高高低低的建筑穿越时空相遇,替他们的主人送一封时光写就的信,字里行间,尽是棠阴。

站在一棵老树下的石堆上,我端着照相机拍摄围墙里的古建筑。忽然,一位老妪从院子里缓缓走出,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清楚地记得,去年春天,应邀参加宜黄县谷雨诗会采风时,数位同行的女诗人正是将这位老人刚刚从地里挑回来的一担蔬菜抢购一空。老人自然对我没有印象,她粲然一笑,轻声道,可惜房子老了,还好看吗?我忙点头,连声称赞。老人的笑容更加光亮起来。我甚至错觉,她的青春和房子的青春从来不曾走失。

暗巷不暗,阳光以无敌的气势监督古建筑进行一场温暖的沐浴。枯树如同伸展着无数画笔,谁都渴望在门楼和墙壁上涂鸦,以表达对棠阴的一腔真情。一座门楼,就是一个家族的荣耀史;一座院落,就是一个家族的兴衰故事。我坚信,抱着虔诚,自己一定会跟棠阴的过去在拐角处遇见。

按计划拍摄好古建筑的照片,我默默踩着一地阳光,准备返回宜黄县城。无意瞥见左侧的平房前摆放着一件件竹篾制成的器具,表面蒙着一层薄膜似的东西,像拱桥,也像船帆。我禁不住好奇心起,凑近去看。县里陪同的人员介绍说,这是晒红薯粉丝,棠阴的一种传统手工艺产品。说话间,一位男子从屋内扛了一张刚刚出锅的粉皮,靠墙壁晾晒。小路的右侧,晒满已经切割成丝状的粉条,晶莹剔透,仿佛收割的稻子,黄灿灿,暖酥酥。

信步走进平房,见一位穿蓝色工作服的女子正将搅拌好的红薯浆均匀地倾倒在一个圆形器具里,少顷,放入蒸锅,数分钟后,把已凝结的红薯粉倒于竹器上,从四个方向轻轻一扯,中间略使劲,一张粉皮即告完成。站台上热气腾腾,三口锅轮番工作,女子对时间的把握精确到了极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令我想起旧时棠阴人家制作夏布的情景,那种劳动场面一定更加壮观,一定更加充满美感。

男人告诉我,棠阴以前制作红薯粉条的手工作坊有很多家,如今不过七八家,销路倒不愁,有商家上门收购,只是活计繁琐,年轻人不愿意干。女人只顾埋头做事,转眼间,又一张粉皮诞生,男人便乐呵呵地扛往外面。

我在粉皮间转悠,感觉它们犹如川戏里的脸谱,在水与阳光中活出人世的精彩。男人俯着身,将竹器摆放整齐,阳光从他的背脊跳跃到粉皮,温煦,饱满,像宜水河里的水珠,像宜水河畔的稻谷。忽然感受到,其实,棠阴不仅仅生产夏布,古镇的深处,还潜藏着更多的精彩。

彭文斌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