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2>
《平如美棠》: 一段细水长流的人间烟火

发布时间:2020-05-06 08:01 来源: 抚州日报
  

f6Q007

《第一次看到美棠的印象》

f6Q006

 饶平如晚年重绘的结婚照

f6Q009

《平如美棠》书影

f6Q008

《最后一滴眼泪》

平如美棠,是两个名字。作者本名饶平如,其妻毛美棠。

平如先生和美棠女士都是江西人,平如祖籍江西南城,美棠祖籍江西临川,两家是世交。两人第一次相见,还是两家长辈往来拜访的时候,平如11岁,美棠8岁。长辈们谈论家业境况,生活长短,小孩子们则在一旁自己玩,并无严肃的介绍和见面。平如给了美棠一个玩具,两个人用儿童的方式,相处了一个简单的下午。那时,并未想及未来会有交集。

1940年,饶平如正读高二,他怀着救亡之志“投笔从戎”,考取了黄埔军校十八期学员,毕业后加入了国民革命军第100军某迫击炮连,在湖南战场与日军正面作战,自谓经历了“九死一生”。

抗战胜利后,饶平如请了婚假回乡,迎娶小他3岁的毛美棠。饶平如写道:“有个年约20岁,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揽镜自照涂抹口红——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美棠的印象。”

两人的婚姻虽然最初是“父母之命”,却情投意合。饶平如曾经深情地写下:“确定关系后,有一天,我们在南昌的湖滨公园里谈恋爱,我不好意思说‘我爱你’,唱了一首很流行的英文歌曲‘Oh Rose mary I Love You’。”

1948年举行婚礼之后,两人曾在礼堂门口留影。晚年的饶平如根据记忆重绘了这张结婚照。

婚后,夫妻俩先在贵州落脚,1951年迁居上海,饶平如在医院做会计,又有一份出版社编辑的兼职,毛美棠只需在家做全职太太。饶平如在画传中说:“这是我一生中最风光的日子。”

好景不长。1958年,他被送去安徽六安的一处农场接受劳动改造,自此与妻子分居两地,长达22年,期间往来上千封家信。妻子毛美棠在上海一人抚养5个孩子,还曾作为临时工背过水泥。爱妻病逝后,饶平如常去上海自然博物馆,因为他相信门口的某块石阶有她当年劳动的痕迹。

1979年11月,58岁的饶平如终于回到上海,退休前供职于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的《大众医学》杂志。直到人生的晚境,这对夫妻才又得以相守,饶平如也有了闲情买颜料和宣纸,在家临摹丰子恺、叶浅予等人的画作。

可是1992年,妻子美棠却又查出糖尿病和肾病,“脑子也渐渐糊涂”。饶平如后来专心在家照顾妻子,因为不放心假手他人,他自己学做家庭腹透,“一天四次,一次四个小时”,就这样持续了数年。

2008年3月19日16时许,他深爱的美棠还是在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离开了人世。在《最后的一滴眼泪》中,饶平如根据记忆还原了生死相隔的一刻。

“医生和护士围着一圈,我在人群后面,离她十几步。她躺在病床上,朝右侧侧头,在人缝里找到了我,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挂在眼角上。我挤到病床前,握住她的手,帮她擦了眼泪。不到一分钟,她的手变得冰凉,监测仪上显示出一条直线。我知道,这是永别……”

当时,距离两人的结婚60周年“钻石婚”纪念日仅5个月。饶平如写道,“亦应无憾矣”。

妻子美棠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饶平如都不愿开口说话,后来就想着把她一生留下的照片和书信按时间顺序整理清楚。可是他发现,经历了大半生的风雨,很多照片都已遗失,于是动念用画笔将两人的故事补全。他说:“那些画面就像是一直在我脑海里的底片,我就想拿笔把它们画出来。”

这一画,就是四五年,画了几十本、数百张,从青梅竹马的初见画到相濡以沫的点滴,终于一个白头老翁的思念。

2012年,饶平如在出版社工作的孙女把几张画作拿给同事传看,不经意间开始在微博传开。2013年暮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将之辑录成《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一书出版。著名书籍设计师朱赢椿将这本画传设定为大红色,犹如一张婚礼请柬,寓意献给中国式爱情的礼赞。出版当年,即被上海市新闻出版局选为2013年21本“中国最美的书”之一,并代表中国参加在德国莱比锡举办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

这之后,《平如美棠》在国内多次加印并再版,且陆续被译介到英、法、意、西等国家,至今依然具有感动人心的情感力量。据媒体报道,法国《观点》周刊(Le Point)曾将《平如美棠》与法国作家司汤达笔下的“结晶式爱情”对读,盛赞道:“在深爱的妻子离世已近十年后,饶平如先生对她的爱情依然坚贞不渝……《平如美棠》记录了他们62年的爱情史诗,也深深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直至近几年,饶平如仍然出席一些活动,与年轻一代探讨爱情、婚姻的真谛。一次答读者问时,他这样说:“现在常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而我认为婚姻才是爱情真正的开始,因为会面临柴米油盐的实际问题,也会面临生病等很多困难,很多人也暴露出自己的缺点。作为夫妻,要互相包容对方的缺点,互相关心,共同面对未来。”

在这本感动无数读者的画传中,饶平如摘引了杨绛晚年写下的一段随笔:“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

4月4日上午,99岁的饶平如在上海病逝。许多读者说,他们在天上相会了。

侯婧婧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QQ: 692926834; 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692926834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