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2>
留守儿童的暑假日子

发布时间:2019-09-09 07:38 来源: 抚州日报
  

七月似火。在这早年割禾的季节,全村老人纷纷带着孙子孙女赶往儿子、儿媳打工的城市,他们关了家门,和村子做个暂别。

在东乡火车站的候车厅里,老人们都十分小心地紧紧拉着各自孙子孙女的小手,生怕一放手就会把孩子跑失。孩子则非常兴奋,只要爷爷、奶奶稍松手,就挣脱往候车厅的进站处跑,引出了一大片爷爷、奶奶慌乱地呼唤。

我们坐的是K1670次列车,在7月6日凌晨三点到达永康火车站。下了火车,我和妻子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站。问询同下车的一位也带着两个七八岁孩子的老人,他说,你们跟着我们一起走就是了。看着他那不慌不忙从容的样子,就知道这条进城的路,他已经走熟悉了。突然,孙子说,爷爷,我好像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可我们随人流走了很久,才在火车站门口看到了四处张望急切寻找我们的儿媳妇。

儿子、儿媳打工住的地方在永康市郊区,一排排六层高楼全是郊区农民自建的出租屋。每个出租小区里都有小店铺和百十平方米的小菜市场。儿子、儿媳知道我们暑假带孩子来,便临时租了一间17平方米的大房间。两扇开着的窗子正对着一条幽深的小巷,远处吹来一阵阵凉风,让房间又宽敞了许多。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由于旅途疲劳,一家人很快睡熟了,屋子里都是静甜的空气。

可能是坐了7个多小时硬座的原因,我和妻子都睡得沉,等到天大亮才自然醒来。刚睁开眼,就听到儿子、儿媳在轻声商量着在暑假里怎样来教育他们的一对儿女。儿媳说,爸妈打来的电话里,都说两个孩子的学习成绩不太好,任性、不听教、怕苦怕累。又说,在外打工,日迢迢似年,几时归去?兴不兴,看后代,真正的富有是培养出了有出息的儿女。他们决定:有了一定的积蓄就回家谋发展,好好教育培养儿女。这正是千百万农民工的心愿,但又有多少农民工能实现自己的心愿呢?

中午的饭菜很丰盛,儿子、儿媳做了十几个我们喜欢吃的菜,算是为我们接风。我们感受到了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幸福。饭后,老伴说,昨天我们还在老家,今天中午就在一千多里外的永康团聚,现在交通发达了,国家变小了,家就变大了。话语中有着淡淡的忧伤与无奈。是呀,家大了,家人要团聚在一起不易呀!

三天后,我们和孩子便熟悉和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开始感觉出这里更有家的味道。一个星期天,送快递的儿子从朋友那借来一辆白色面包车,带我们和孩子去逛大超市,感受城市的繁华与热闹。两个山里老人,第一次坐上儿子开的车,心里别有一番滋味。超市在一栋大型建筑的第二层和第三层楼上,仿佛把全天下的东西都搬到这里摆着,看着就有味。孩子看了很惊讶。儿媳对我们说,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大超市买不到的,这就是大城市的繁华。孙子孙女在水果街买了他们最爱吃的樱桃和石榴,孙子还在玩具城买了他心爱的拼凑玩具,儿媳在名牌服装店给我和老伴、孩子各买了一套衣服,我们大包小包地拎着。回来的路上,儿媳对两个孩子说,你们要把今天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全写下来,特别强调把第一次到城市的感觉写出来。

八月初,连续下了好几场雨,气温明显降下来了。我们全家商定到永康新农村建设打造的秀丽山庄去游览。早晨八点乘坐大巴到达景点门口,只见一条清粼粼的小溪被一座小型水坝环抱住了,形成一个方圆五十亩的椭圆形人工湖。湖沿是一条有意思的小路,小路靠湖的一边建了木栅栏,游人透过栅栏可见水面之下是丛丛丝草,使水色更浓绿。看完湖,接着去爬山。从山脚到山顶有二里多地,全是一级级的石阶,才爬到一半,孙子就累得满头大汗。孙子没有再爬的信心,拣一块比较干净的石阶,一屁股坐了下来,我和老伴拉他也不愿再走。这时儿媳走过来,对着孙子说,你转过身去看看你已经走过的路,看到你已经走过了那么多路,而前面的路已不多。难道还没有信心往上爬?看得出今天的爬山也是她有意安排的,她想要锻炼儿子不怕苦的顽强意志。
儿子、儿媳还安排了孩子参加劳动,每周一、三、五下午跟随父亲去送快递,周二、四、六帮母亲做仓管,让孩子体验父母劳动的艰辛。开始孩子们觉得新鲜,结果一天还没做下来,就累得不想动了。我和老伴不忍心,就劝儿子、儿媳算了,可儿媳坚决不同意,对我们说,老辈说,三日肩膀,四日脚板,现在舍不得让孩子吃苦,将来生活会全部还给他。儿女是他们的,我们又在理上说不过她,只有心里对她有些微微的抱怨。

我们租住的楼房后面,有一方巨大的荷塘,层层的荷叶中间点缀着白花,沿荷塘是弯曲安静的小路。有月色的傍晚,我们一家人常常来这里散步,儿子、儿媳常在这条路上讲些他们在外打工的艰难辛苦,对儿女的思念之苦。两个孩子静静地听着,月光照在他们安静、姣好的脸上,看上去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后来,孙子孙女对我说,荷塘边的月色,现在想起来还像照在身上。

一家人在外地团聚的幸福时刻是短暂的,转眼一个漫长的暑假就过去了,刚把一个地方住成了家又要离开。离开永康前一星期,孙子孙女向父母提出要吃肯德基,要去儿童娱乐城。不管儿女提出什么要求,儿子、儿媳都尽量给予满足。因为对他们的满足,其实是农民工对儿女的一种补偿,从这种补偿中可以看出父母对儿女的宠爱。

八月底,一方小小的车票,载着我们在回家的车轮上奔驰,可孙女对我说,爷爷,我们虽然回到了家,却好像还在永康似的。原来,两个孩子的记忆还停留在和父母团聚的温馨时光里。这是农民工孩子永远的心痛,也是历史的伤痛。

侯凤文


抚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抚州日报”、“抚州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抚州日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抚州日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抚州新闻网”,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抚州日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抚州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4-8291213; QQ: 1709759240; 邮箱: fzxww1234@163.com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794-8291213; 投稿:fzxww1234@163.com; 联系QQ:1709759240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  
              举报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