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联系电话:0794-8291213  投稿邮箱:fzxww1234@163.com   广告QQ:2403713761  
 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电子报> >抚州日报B版> >B2>
灵魂失去庙宇,雨水滴在心上
吴素贞

发布时间:2017-04-17 08:12 来源: 抚州日报
  

f6Q003

吴素贞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市作协副主席

参加此次“金溪诗群”现象研讨会,让我们能够再一次重新审视自己的写作。写作从来都是孤独的手艺,但绝对不是指单打独斗、闭门造车,良好的创作群体,创作氛围才能让个体的写作有良好的碰撞和交流,才能带来更多的创作共鸣。

写诗十年来,我对诗歌由无知者无畏的诗歌达人,到如今对她敬畏有加,心理上的变化也是人生经历的变化,因为诗歌渗入到日常生活,我对周围的人和事便多了一分思考,多了一分与旁人不一样的体验与深刻。

如果说我在生活里看见美,那么我的诗歌就是我看见美的平方;如果说我在人世看见悲,那么我的诗歌就是我对悲的平方的消融,因为创作诗歌的同时,也是你理解与接纳的同时,我们看得到时光隐秘的刀刃,看得到人世的生老病死,我们书写命运,苦难,新生,这个过程苦痛而又欣喜,然而诗歌馈赠给我们的却是智慧与包容。当我们自己在文字里闪着智性的光芒,你本人对自我的生活以及看待世界的眼睛,也必然闪烁着不一样的光华。我们因了诗歌而发光,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热爱和写好她。

中国古代诗学中有一个原则:情景交流。这四个字看似简单,其实是所有写作的核心。诗和生命的节律一样在呼吸里自然形成,我们也会常常感慨自己的文字并不能抵达我们所要的气息,这便是修为。一个作者最难做到的就是不重复自己,写作和思维的惯性会让你毫无知觉地进入旧态。
打破自己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就像马尔克斯小说里写的一个健忘小镇的人们,他们每天必须把所有物件的名字贴上,或者再重新命名,沙子可能再也不叫沙子,它可以有更客观,或者更实用的名字,也可以有更诗意更无聊的名字,而写诗就是给事物重新命名的过程,也是塑造全新自我的过程。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说过,当灵魂失去庙宇,雨水就会滴在心上。我觉得写诗于我就如搭建自己灵魂的庙宇,雨水依然在下,如同我们必然要经历人世的悲欣交集,但我们的心是多么柔软,因为它从未漏雨。


相关链接

微信公众号
抚州新闻网
抚州论坛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www.zgfz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赣ICP备10201717-2